雪庐老人遗教三篇——新元讲席贡言(第2集)

  • A+
所属分类:雪庐老人

新元講席貢言-第2集

视频下载MP3下载

把這個表統統找出來。上一次跟諸位說過了(繼續把表找出來)。這個表原來是三段,三段上一次雖然是講過兩段,從前講的那個也怕不記得了;再就是記得,再講前面那個,你說是那太重覆了?雖然這樣講,但是我們把前面的多少的還得介紹介紹。但是這個介紹給諸位講明白,介紹一次是一個樣子,介紹一百次是一百個樣子。這話怎麼講?這個佛法給諸位說,非得佛一個人才能了解一切,除佛以外,不過是知道個一面、兩面、三面就完了,不能全部的知道;若要全部的知道,講這一句可以講上一大阿僧祇劫也講不完,這話都是經上的話。所以說,成佛說容易就容易、說難就難。

上一個星期三是講的世間法。世間法是什麼?世間法是求道的根本,必須先在根本上扎根再講,這個大家都記得,講過了。那麼扎住根,這個當中間的就跟樹幹一樣,到了最後開花結果,結果那是到了圓滿處。大家光看見開花結果,不知道開花結果是在哪裡來的。開花結果在樹幹上,樹幹是在樹根上,根扎不住什麼也辦不到,所以這一次請大家注重求道求根本。

我們求道是志在結果。志在結果,結果是什麼?結果得講出世法。今天講出世法,請諸位今天特別的注意聽聽。為什麼說這個話?也許講完了,也許講不完,看情形。因為什麼?我們是要求結果,求結果就是出世法,出世法咱們大家問問,哪一位有把握?哪一位,不要說得到道了,能聞到道了嗎?聞思修,聽見這個道是什麼了嗎?要聽見,懂得這個道,聽得懂了,孔聖人說的話,「朝聞道,夕死可矣」,上午聽見,到下午壽命就完了,也不算空來一趟,聞見道了,聞見道就好了,聞道就不容易!現在,不論是出世法這個道大家是亂講一套,這個世間法也講得亂七八糟。為什麼?道只有一個,沒有兩個,上一次都說過,有深與淺之別。一講出世間法,請諸位先明白,別走錯路,這是很要緊處,所以說把這個話先請諸位注意一點。

出世就是不在三界裡頭,不入輪迴了,這個不很要緊嗎?這叫出世,出了這個世間。出這個世間也很麻煩,最低限度也得有六種,大家聽明白,不是說說就懂的。什麼六種?有普通辦法,這是一種,有特別辦法,有小乘法,有大乘法,有賢人的賢法,有聖人的聖法,就說這六種。這六種不過是六個節目,這六種一分,那簡直是六萬也不止。不必說多,先懂這六個名目,給諸位多少的說說,大家是走的哪個路子。這個要緊了吧!(問:這個六個一分開來不止六個?答:這六個,通別、大小、聖賢,六個。問:一分開來不止六個?答:一個就分若干,六個分起來無量無邊。)

說出六條來也一聽就麻煩,還愈分愈多,那再來幾萬也分不清楚。這個話是不是誇大?大家嘴裡常說的一句話,這句話是經上有的,大家光會說不會講。什麼?大家知道「佛法無邊」,這句話人人會說。要是有了一定的數字就叫有邊,佛法無邊,無邊,那你說出六種來,六萬種也不止,你說六十億種,六十億還有邊,佛法無邊就講不止。那這個「佛法無邊」是哪部書上的?我給諸位說,咱們講的《華嚴經》,這《華嚴經》上有「無盡藏」,這個大家聽了不止一次了。「無盡」怎麼講?盡藏是到了頭,無盡,沒有頭。《華嚴經》可聽了?大家要知道這個樣子的。

要這麼著這個佛不能修嗎?給諸位說,前邊說的這六種,一種是特別,那五種不論,那五種簡直是,修那就麻煩了。特別怎麼講?特別,很簡單就成功,那叫特別。那你先講講這個特別吧,特別今天不能講,我講不出來,我沒這麼大的學問。先把普通的這五種講了,你自然就知道那個特別的,那個特別的跟這五種皆不一樣,把這個話先交代了。

這樣的說起來,要給諸位先說,讓大家心裡有個底。有個什麼底?這特別的就是八萬四千法門裡頭這個淨土宗是特別,除了這個都普通。這個怎麼個特別法?就不能講了,等講完了這個,到第三條上,自然跟諸位介紹,給你說個大概。老師你說明白不好嗎,為什麼說個大概?等覺菩薩也說不明白,給諸位說吧,唯佛一人能說明白,除佛沒第二位能講,我也只介紹介紹就是了,把這個話先說出來。

這樣講雖然說特別,但是這裡頭特別之中又不特別。怎麼特別之中又不特別?在家裡坐著特別,什麼也不幹,那不特別嗎?什麼也不成,必得自己動作動作。動作動作什麼呢?就是凡不信佛的人不必談論,只要信佛的,信佛的名字跟諸位說,佛的這些名詞,出了家的是比丘、比丘尼這麼些名字;在家的也有名字,就是優婆塞、優婆夷。這些話人家聽了也聽不懂,聽不懂就不說也行。可是不說是不說,還有一句話,什麼叫做優婆塞、優婆夷?多數時候不必講出個理,意思就是這樣子的,男子當居士,受了三皈,有修行的法則,叫優婆塞,女子皈依了叫優婆夷。沒皈依的,他講也信佛;信佛,佛的道理懂了嗎?不懂得。不懂得怎麼算個佛教徒?也不能算優婆塞,也不能算優婆夷。大家聽明白,叫什麼?在中國的名字叫做「信士」。信,信佛的有這麼個人就是的了,不反對佛,叫信士。你看進廟的一些人,男的、女的燒香、磕頭,佛理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知道,那個他叫個信士,他不能稱居士,這個要明白的。所以孔子說,「必也正名乎」,得把名字定明白。

既是這樣說,你說這個幹什麼,說這個居士跟信士在這上頭?是個居士,得有一定的條件。什麼條件?不問你普通,不問你特別,必得要幹。信士不幹,你只要是佛教徒就得幹。幹什麼事情?幹什麼事情?一個得了解事情,了解,我對這個事情了解;第二,得有實行。解與行,諸位聽明白了嗎?這兩個字要緊不?必得了解這什麼事情,得有實行的功夫,這兩條是任何哪一派,不問普通、不問特別,統統得有,這個大家注意注意。

講的這個諸位聽聽,即使當居士了,想著證道,必得解、必得行,這兩個字。不過即使解得也淺、行得也淺,這是特別的,就能成功,跟普通的不一樣。把這個解與行先跟諸位說出來,任何人,不論修哪一宗的,是離不了這兩個字的。

這是先講這兩條,這兩條,別的宗咱不管,咱先不談,統統得修,咱們大家修淨土的,修淨土的,我們得說說。諸位修淨土,哪個必須解?哪個必須行?大家知道不知道?這是問題。也不懂得,也不懂得不要緊,也不懂得後來就得不到結果,這不是一定的嗎?這個重要不重要?把這個話交代了,我介紹給大家,一介紹大家都知道。都知道,都知道跟不知道是一樣,怎麼呢?沒照這個去做去,就等於不知道;得照著這個做,算你知道了。

先講這個解,後講行。解,跟諸位說,大家現在我們是凡夫不是凡夫?先問這句話。我們是凡夫,我們也是有了功夫的人,這個可不是自己吹大氣的,要真明白才行。解什麼?我給諸位說一句,凡是學佛,你問問,不論什麼課本上,開頭,只要是佛教徒,先學「四念住」,任何人都得學四念住,四條。這個有知道的、能講明白的,有;有,可是不能實行的太多了,這個到時候又結什麼果?把這個四念住,大家不討厭的工夫,我給大家講講。凡是學佛的,你們諸位都在這裡三十多年了,可懂得「三十七助道品」,三十七助道品,那個道都在三十七條上。三十七條一開頭是四念住,一開頭就是四念住,四念住了才四正勤,再四神足,這三四一十二。

這個三四一十二,大家記不得的功夫,這個四念住是必須得要知道的。為什麼?我要跟諸位說一句,《彌陀經》上講得明白,你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在那眾鳥演法,演的什麼東西?在那裡演法,演法是演的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你得看看經上,五根、五力前頭這十二條沒說。為什麼沒說?這裡頭含著意思,沒說是沒上西方極樂世界去,前邊那個你得先知道,你不知道去不了。給諸位說吧,要緊不要緊?掛上一個居士的招牌,我受什麼戒了,虛名字,這有什麼用處?(那你翻譯這個,把這個四念住給諸位說出來,也不能細講,四念住講起來也就得講一年,簡單的給諸位說說。)

大家在修淨土,你們諸位都念過《彌陀經》,我問問《彌陀經》上一句話:念到一心不亂,臨命終時(記不得《彌陀經》,我講這個也叫白講,你得記得才行),到臨命終這工夫,心不顛倒,大家聽明白,有這麼一句,「心不顛倒,即得往生」。心不顛倒,看見佛了,一心不亂,佛就來了。心不顛倒這才往生,心一顛倒就完了,去不了了,這個經上有吧?這句話很要緊!

什麼叫顛倒?給諸位說,咱們這些凡夫人人有顛倒病,沒有一個沒有顛倒病的。因為有顛倒病,到臨命終的工夫控制不住才顛倒,顛倒就完了。你要早事前懂得,會了解這四個字,那就好辦了。怎麼個好辦法?講長了不好翻譯,這個顛倒給諸位說說。一般多少人都有顛倒,顛倒什麼?這個事情原來辦不到,沒這麼回事情,他偏認為就有,這叫顛倒。譬如這把扇子,這個燭滅了,你再點這個蠟燭,卻拿著這個扇子點蠟燭,你點得著點不著?點不著。你點不著,你認為這個扇子是火,就過去點燭,這就是顛倒。沒這麼回事情,你偏認為是這個樣子,這就不行了。

何以,什麼事情?這大家都知道,佛經上常說,你們諸位也都會說,經上說「萬法無常」。無常,哪一個能心存著無常?不論什麼身,長久,誰長久?連這個地球、連天地還不長久,怎麼會長久?存著這個常見,萬事都是在這裡受罪受苦,大家認為是在這裡享福、是快樂。哪一個不是成天找快樂,幹這幹那,幹一些傷天理的事情、損人利己的事情,都是求自己的快樂。原沒快樂,求的皆是造罪的事情,這是人人皆有的。

這個再說一句大家都知道,一般人又不懂了。原來沒有我,我是做主的一個東西,它做主嗎?這是四大假合,五蘊非有,誰給誰做主?它能給你做主?我就在這裡講經,是這個手講經,是我這個眼講經、是嘴講經?誰做主?哪一個是我本人?是雜湊起來的一個東西。原來這個東西是什麼?大家都知道,一個臭皮囊。這個不必細講,這講起來,天天活著就骯髒得不得了,死了更不必說,沒下生就骯髒,一直也沒乾淨。可是大家都存著「常、樂、我、淨」這四個字,常、樂、我、淨就叫四顛倒。我這講得很簡單,詳細講那就不得了。詳細講,大家都知道,四念住是什麼?四念住頭一個是觀身,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是觀察,你這個身上骯髒得不得了,絕對的沒乾淨,連你吃的東西也不乾淨。吃的東西現在有了農藥,你在那裡吃毒藥;沒毒藥的東西上頭都長蟲子,蟲子裡頭也是有大糞也有尿,你在那裡連蟲子吃了、連大糞都吃了,你怎麼乾淨?你受的哪一條?蟲子死了在你肚子裡,你在裡頭當牠的墳墓。這是不覺悟。無我,我找不出哪個誰做主的來。

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心無常怎麼著?我有心,這個心,心是起念頭打妄想,一彈指幾百個念頭,幾百個念頭幾百個生死種子。這就是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就這四條。這四條名字叫四顛倒,諸位你聽明白。怎麼叫四顛倒?因為這四條沒有,任何人,你說他,你拿著這四條你跟他說,他不高興,他認為常、樂、我、淨他都有,這就是顛倒。

這個病不除,到臨命終的工夫,這上頭說得明白,心不顛倒才往生,心一顛倒就完了。這不是很要緊的嗎?給諸位說,記住這條,你們諸位了解這個不?不了解得念念,這是三十七助道品才學,什麼時間把四念住了解明白,到時候你把這個病自己把它去了,先把這四條去了,這才能有往生的希望;你要把這四條帶著,你心裡常存著這個,那你就不必往生,那不算個修行的。這翻譯了,這很簡單的,你講不完,光這個講起來,再講多少時間也講不完。觀身不淨,光那一條,自打入胎一直到出胎等等,那講起來沒頭。淨就是潔淨、乾淨,觀身不淨,身體沒下生就不乾淨,一直到死了還是不乾淨,細講起來那講不完。

這個今天講的也已囉嗦了,為什麼?沒法子,雖然囉嗦,還是萬分之一也沒講明白。可以諸位回去查查佛學字典,查查「四念住」那一項它的解釋,大家可以看看。這個可以的嗎?你要記住這一條,這個很要緊。為什麼?修淨土的人,你在這裡不能打破「四念住」,到臨命終的工夫,佛來了,可聽明白,佛不來是談不上,來了,你還有顛倒,佛就立時走了,你也不能往生。這個話很重要,這個是今天大家修行的重要的話。

了解這一條了,了解了還不行,還得什麼?還得有解有行。行,修行,你不修你不得。這個大家聽明白了,光了解,了解怎麼樣?修行什麼?這真實說,簡單的,修行什麼?善根、福德,修行這個。修行這個幹什麼?咱們是修淨土的,不修淨土的都得修,修淨土的離開也不行。怎麼還得講這個嗎?也得講,《彌陀經》上,「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你要是善根少、福德少了,也不能往生。大家聽明白沒有?不但是多少的少,現在他沒有,談不到多少,那怎麼樣?修。

什麼叫善根、什麼叫福德?善根,跟諸位說,就是道的根本。道的根本是什麼?就是心性,明心見性的這個性,這是根本。眾生皆有佛性。有佛性,有佛性怎麼樣?佛他也有本性,咱也有本性,佛那個性跟天上的月亮似的,是光明的;咱這個性是三十的月亮,一團黑,黑糰子一個,那怎麼一樣?沒見性。眾生皆有佛性,但是咱糊裡糊塗,這是要緊的。修行就是教你修明心見性,明心見性很不容易。很不容易,普通法門不容易,得斷惑;特別法門有佛的力量,好麻煩了講起來,很容易,為什麼?你修行的功夫,這叫正功夫。正功夫是什麼?就是必須下種子、扎根,這是本性,這是正功,善根,種上善根了。種上善根,還得有助,得有幫助,叫助緣。正助雙修,這一個詞。助緣是什麼?必得有空氣、澆水、下肥料,等等這些東西,它才能往上長。這是比方法,實在是幹什麼?實在你得做種種的善事、做種種的功德。種種的善事、種種的功德就好比澆水、空氣、施肥料,跟那個一樣,這叫正助雙修。這個佛經上有比喻,叫什麼?比方這個鳥,一個翅子不能飛,再一個翅子,兩個翅子,一正一助,這才能往前飛,必得要正助雙修。話只能講到這裡,不能再細講,細講那就很麻煩了,缺一也不行。

這是這個,那麼也提出來,善根你得,譬如修淨土的,你念阿彌陀佛,這個善根大了,這個種子大了,阿彌陀佛當種子,這還不可以嗎?福德呢?福德最低限度你得受五戒,除了五戒得十善業。十善業跟五戒,人天小果修的。咱不能修六度萬行,修那個咱辦不到,辦不到,五戒十善業可必得要修,不修這個,扎上根沒澆水,不成功。聽明白了吧?

大家對於五戒怎麼樣?大家對於十善業怎麼樣?今天誰知道要緊不要緊?解與行,這個《彌陀經》上都這樣講,修特別法門尚且都得如此,修普通法門非做到才行,做不到談不上,普通法門離開這個就不行。既這個樣子,就是了解這個就很不容易。怎麼不容易?譬如這五戒十善,上一次說過,人天小果修的,修這個也不過得個人天小果,不究竟的。受五戒,到下一輩子得個人身;十善可以生天,但是分幾種,天有二十八層,不是那麼簡單的。可是沒有這個就不行。但是五戒,人人大概一說,懂個千分之一,講也講不明白。十善業,這個連名字都叫不上來,不是十善業道,《十善業道經》,這是總名字,你記住,看看你表上有沒有。十善業,有業、有道,十善、十道,有道、有業。怎麼道跟業還兩樣?道跟業是兩樣。業是什麼?業是造業。造什麼業?不問你造善業,不問你造惡業,不問你無記業,一切一切都叫業,這業力,這個業是你造作。那麼造吧,我們才上來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就好了,造善業。道呢?道可不是這個,這不是道,道是什麼?道是你明心見性。十善業,你都諸惡莫作了,再進一步,咱這個都沒講,學過禪的都知道,「不思惡」,不思惡很好,也「不思善」,聽見了嗎?也沒善也沒惡,沒業,這才是道。這個你要一說,大家聽不懂。聽懂了的很好,聽不懂的咱修淨土的不要緊,懂得正助雙修也就可以了。這個十善業,業是業、道是道,總要弄明白。

這是把出世法的大概很簡單說說,還有說佛法很難明白,學個幾十年,一樣是一個字還不會講。這話怎麼說?這就是佛法無邊。我跟諸位說,這個解很難,說淨土宗必須用這個特別法門二力的成就。你要懂得這個普通法門,諸位都知道,淨土宗是信、願、行三個字,這三個字咱不會講,這是特別的,別的宗也要信、願、行嗎?不。大概什麼呢?你看那個經上都是:信、解、行、證。信、解、行、證,這是對了!這四條,信解行證。信解行證怎麼講?我跟諸位說一句,到鐘點了,這個名字叫「四滿成佛」,信解行證一個字就成佛!信滿了也成佛、解滿了也成佛,行、證是不用說了,最徹底是那個證。這個佛不一樣,為什麼不一樣?給諸位講過藏、通、別、圓,這個得看《四十二章經》看看。這一個字就能成佛,大家對四滿成佛懂得的有幾個?

這個信還不會講了。這個信,我只講講這一個字,這個解不用說了,那得破塵沙惑,就是解了。這個信怎麼?信大家聽,總的這一切佛法,原來是不生不滅,真正佛法是不生不滅。不生不滅怎麼樣?不生不滅,懂得這個理了才行,萬法不生,萬法不生就不滅。所以那個偈子上,有四句,才上來,很長的那個話。佛沒成佛的工夫,天變了一個夜叉,就說這個,「諸行無常」,這些法都不長,不長久,「是生滅法」,有生有滅。有生有滅怎麼長?生了滅、滅了生,來回這麼著。佛聽了這個話覺悟了,趕緊求他,是懂得,怎麼個辦法?這得說個道理來了。「那不能講,我餓了,我沒力氣講。」「你餓了怎麼辦?」「餓了我得吃人肉。」佛一想怎麼辦?「好,你說出來,你吃我,我願意捨身。你說出來,咱倆講好條件,我蘸著我的血我就寫上,你吃肉,我寫上。」「好,我吃你,你講好了條件」,「生滅滅已」,生跟滅這兩條都沒有了,「寂滅為樂」,這才真正樂了。這個《涅槃經》上的,這個大家去查去。所以信得先懂得這個道理,諸法無生、諸法無滅,也不是自然,也不是什麼樣的力量造成的。這裡頭的理很難講,我只講這一條。

這個解那就更不必說了,必得要了解,了解實相,這個分藏、通、別、圓,哪一條滿了都能成佛。可見大家學了一輩子佛,連個信解行證都不懂得。我說這個是說誰?說那個改佛經的人,他要懂這個他就不敢改佛經了。

把這個說完了,趁著這個時間我再說一句就到鐘點了。在這先交代幾句話吧,為什麼你在說那個常樂我淨、四顛倒,這幹什麼?也有關係。他翻譯了前面這個,我才把那四個字,佛法難講處就在這些地處。我為什麼講常樂我淨?四顛倒,大家聽明白四顛倒。四顛倒在未成佛以前,常樂我淨這四個字是叫做四顛倒;要到成了佛就不叫四顛倒了,叫什麼?叫四淨德,這是一種道德,最好的,你看它又反過來了。你要是到了八地菩薩以上,他在那裡說是沒常樂我淨,那就是說夢話了,這個人是連佛法也不懂得,漸漸的有了常樂我淨。聽見了嗎?你看這佛法。常樂我淨是到了八地以上的菩薩,這才漸漸的有,到了佛才圓滿這四個字,就有常樂我淨,成了佛,也常、也樂、也我、也淨。

這麼著你在頭前說這個幹什麼?你查佛學字典去。極樂世界叫「四德樂邦」,記住這個,你查字典,極樂世界就是常樂我淨這四個字。「彼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到那就常樂我淨了。你再說到這極樂世界,苦,「極樂」,到那是真極樂了,這個跟諸位介紹出來。到極樂世界就行了,就極樂樂邦了。

這佛法難講。下次還帶這個表來。《彌陀經》哪一句都難講,所以是好不容易講,都含著若干意思。

 

雪庐老人遗教三篇——新元讲席贡言(第2集)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