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22回 巧遇故人/高春艳居士主讲

  • A+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  高春艳居士主讲  (第二十二集)  2006/3  北京  檔名:52-183-0022

视频下载MP3下载

第二十二回 巧遇故人

话说惠能在东山寺踏碓舂米,腰胯受了重伤,俩火工心里着急,希望有人能为惠能来治伤。就在这个时候,打门外走进一个脏兮兮的老和尚,自告奋勇要给惠能治伤。俩火工一看吓一跳,心的话,他可别把卢行者给治严重了,那就更麻烦了。所以这俩火工挡在惠能的床边,不让这老和尚接近惠能。悟通师父一看心中欢喜,这老僧就是两个月前来此挂单的云游僧人,自称胡涂僧。什么是挂单?就是到此暂住,就像现在俗家人串门一样。悟通师父心想既然这老和尚自告奋勇,也许他云游四海,见多识广,真能治得了。想到这儿,对俩火工说道:「你们闪在一旁,这老师父古道热肠,让他给卢行者治一治吧!」

俩火工一听唯唯诺诺,闪在一旁。就见这老和尚慢悠悠的走到惠能的床旁,伸手一探惠能的左胯,面露喜色:「行者筋骨未伤,只是左胯脱节错位,扶上就没事了。」说着他用手轻轻一推,惠能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热力穿透左胯,疼痛顿时消失,心中一阵惊喜。刚想起身向老和尚致谢,老和尚把他拦住了:「卢行者,你的伤处刚刚好,不可速动,贫僧一时半时也不离开,咱们来日方长。卢行者,你近日之内千万不可踏碓舂米,以免胯节再脱,你好好养伤,贫僧告辞了。」老和尚说完,又慢悠悠的走出屋去。俩火工和悟通师父一齐上前向惠能询问伤势如何,惠能告诉他们,好了,不疼了。惠能想下地走走试试,俩火工急忙把他拦住:「卢行者,您不宜速动,那老和尚不是说了不让您动,您有什么事,告诉我们哥儿俩一声,我们哥儿俩替您做。」俩火工这回对惠能就甭提多好了。

悟通师父亲自到厨房端来饭菜,放到惠能面前,几个人一起进餐。俩火工吃完饭,急忙就到舂房去努力劳作,希望多出谷米,让惠能安心养伤。两个火工走了之后,惠能躺在床上就想,他回忆那老僧给他治伤的手法,觉得很特别。那老僧的身影他似曾见过,那声音也似曾听过,就是想不起来。惠能心想,这老和尚绝不一般,难道那个替我劈柴之人就是他?惠能因为白天踏碓劳累,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睡到半夜,忽听耳旁有人呼唤:「卢行者,你的伤还疼吗?」惠能一惊,睁眼一看,见自己身处柴房,面前站着一个老和尚,正是白天为自己治伤的这位老和尚。惠能急忙起身向他跪拜,就听老和尚说道:「卢行者,快快请起。」随着这苍老刚劲的声音一入耳,惠能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热力在手臂下轻轻一托,便身不由自主的站将起来。可是那老和尚并没有伸手拂袖,惠能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惠能他顿时惊喜异常

这老僧的功夫可真强

心到力至他的神通广

世所罕见真乃不寻常

莫非他一直都在槽厂

暗中劈柴他将我来帮

我等他多日也等不上

不料想今日相遇在柴房

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放

无意种柳柳却成行

何不当面把话来讲

追根寻底我探其详

惠能一看这老僧有这股的神力,心到力至,一阵惊喜:「老师父,您就是惠能几次想见的那位以掌劈柴之人?」「卢行者,你果然智慧过人,先师没有看错,你可知道你名字的来历?」惠能一惊,此事他还是来黄梅求法之前母亲曾经告诉过他,说在他刚刚降生之后,有两位圣僧登门给他起的名字。此事别人不知,而这老僧却能问及,难道他就是给我起名的二高僧之一吗?「老师父,我离家来此之时母亲曾告诉我,我的名字是二高僧所起,难道您是那位高僧之一?」

「卢行者,高僧我倒不敢当,不过二十四年前我确实和先师到过岭南,你的名字乃先师所起。先师原是西域天竺国的圣僧,他早已修得福慧超凡,善能预知。他来东土,托钵为生,随缘度日,普度有情,广结善缘。我随他多年,承蒙教诲,获益匪浅。先师圆寂前曾布下一局棋,意在考查世人的悟性,也在广结善缘。我遵师遗嘱,身负棋局,云游四海,想寻找有缘之人,也想伺机再去岭南点化于你,使你早日向道。不料卢行者慧根深厚,早有向道之心,并且悟心奇高,竟在那蕲州以过人的智慧解开棋局,令贫僧佩服之至。」

诸位,老和尚的师父善能预知这并不奇怪,因为智慧、神通并不是外面求来的,而是我们心的本能。智慧是心的自然状态,智慧的产生就必须要有清净的心,就如诸葛亮所言,「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我们这一念心因为有了烦恼、执着,所以没有灵感、没有智慧。假使我们把烦恼破除,妄想化掉,这时候这个心就像一潭止水一样,闻风不动,像一面镜子一样,不落一点尘垢,这个时候才真正有智慧、有神通。我们这一念心潜藏有无穷的力量和智慧,修禅的目的就是开发这种潜在的智慧与力量,也就是禅宗所说的「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凡是修得智慧超凡的大修行人就都有这种能力,因为他生活在一真法界里,生活在常寂光中,常寂光中无所不照,他生活在定中,定中无所不知。

惠能一听心中惊喜:「老师父,原来您就是那以棋会友之人,我说怎么与您这么面熟。老师父,请问您上下怎称?」「卢行者,所谓上下并非上下,是名上下,一切有为法都是虚幻不实,法号也是假的,我们不要执着它。当年我师父自称是无识僧,我是胡涂僧,你要叫就叫我胡涂僧好了。」「既然老师父不愿将法号相告,惠能也不强求。老师父,当年您与令师费心赐名,而今又劳神为我治伤,惠能真是感激不尽,不知老师父将我移至柴房有何赐教?」「卢行者,这赐教二字贫僧不敢当,不过贫僧要禀承师训,传你无相禅功。当年先师布下棋局之时,就嘱咐我将他的无相禅功传给能解开他棋局的人。因为先师的解脱棋局纠缠于得失胜败之中,变化百端,只有心无所住的真知灼见之士才能解得开。贫僧苦加钻研,未能破解,而你却能在半个时辰内勘破棋局,令贫僧佩服之至。贫僧听说你要来黄梅东山求法学佛,为了不惹人注意,我当下改变形貌,来此挂单。这两个多月来,贫僧一直暗中观察,见你宅心仁厚,慈忍如天,悲心如地,能修常人所不能修,忍常人所不能忍,因此贫僧要禀承师训,传你无相禅功。」

惠能一听老和尚要传他功夫,当即冲着老和尚双手合十:「多谢老师父抬爱,可惠能志心学佛,无心学武,望老师父体谅。」「卢行者,佛门子弟学武意在强身健体,护法伏魔,并非好勇斗狠。当年达摩祖师若非身负上乘功法,如何能保护佛法传流后世!贫僧所要教你的不是兵刃暗器、拳打脚踢的外门子功夫,而是教你上乘内功。这上乘内功分体、用两道,体为内力本体,用为运用法门。卢行者已见自性,已证本来,本身已具上乘内功,贫僧只不过教你运用法门。修习这上乘武功之时,总是要心存慈悲仁善之念,倘若不以佛学为基础,则练武之时必定伤及自身,功夫练得愈精自身受伤愈重。只有佛法愈高,慈悲之念愈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愈精。如果佛法修为不足之人强学这上乘内功,不是走火入魔,便是内伤难愈。卢行者不仅智慧过人,而且慈悲心特别盛,正是修习无相禅功的最佳人选。再者,你已见自性,已具内功,贫僧略加点拨你便能接受,这本是你自然而然的功夫,你何必有学与不学之念?」

惠能推辞不过,只得应允,每天白天他都在舂房坐着筛米,晚上来到了柴房,三更天,他接受老和尚传授他的无相禅功。过了半个月之后,惠能胯伤痊愈,又主动捆上腰石与俩火工一块踏碓舂米。这天惠能又照常来到了柴房,接受老僧传授他功法。老和尚一见惠能不仅聪明好学,而且是聪颖善悟,把无相禅功的要领短短时间内都领悟了。老和尚心里很高兴,自己总算心愿已了,不负先师之托,也可以离此云游去了。这老和尚就给惠能讲解一些无相禅功的运用要领,和一些大德高僧的公案故事。说完之后,最后说道:「卢行者,我与你缘法已尽,老僧临别之言,望行者能记在心头。」

这老僧语重心长话出口

叫一声卢行者细听根由

无相禅功要旨你都悟透

应知理可顿悟事须渐修

行者你聪颖善悟慧根深厚

希望你精进不懈更上层楼

无相禅定本是智慧流露

能助你将来把大业谋求

贫僧我今日将与你分手

明晨要离此还得去云游

惠能一听这老僧要离开,心中不舍,再三挽留。就听老和尚说道:「卢行者,世间无常,没有不散之会,你乃悟道之人,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花开就有花凋落,缘起自有缘尽时,因缘而相聚的,终会因缘尽而分散。我与你缘法已尽,此生再无缘和你见面了,希望你勤修不辍,早证无上菩提,光大禅门,化度群迷。」「多谢大师教诲,惠能一定精进勤修。既然大师去志已决,惠能也不强留。但明日一早,惠能要送大师一程,聊表寸心。」「卢行者,你千万不可送我。」。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22回 巧遇故人/高春艳居士主讲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