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20回 劳作苦役/高春艳居士主讲

  • A+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  高春艳居士主讲  (第二十集)  2006/3  北京  檔名:52-183-0020

视频下载MP3下载

第二十回 劳作苦役

话说惠能刚到东山寺,就在法堂上以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之词,回答了五祖的测验考试,使五祖大师对他刮目相看。五祖大师对他这一注目,法堂内的众僧可都暗替惠能捏把汗,一个个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五祖大师,看他如何发落惠能。他们绝没想到这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竟敢跟他们一向敬畏如佛的祖师顶嘴,一个个都等着,看看五祖怎么发落惠能。谁知五祖大师听了惠能这番话,反倒由衷的欢喜起来。他虽然弘法多年,徒弟、学生不少,可是像惠能这样有智慧、这样能发大心的学生他没遇到过。这是何等的气概,何等的庄严、非凡,真是人中龙凤,当老师的谁不愿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他看到惠能那不卑不亢的神态,听到惠能那句句契理的答辩,这不正是千载难逢的好僧材吗?彷佛他乡遇到了故知,他本想再和惠能论说几句,可一看,门下的徒众都在场。而且这些徒众当中有许多聪明智慧者,万一被他们听出端底,必会招来某些人的嫉妒,给这位年轻人带来麻烦,恐怕会引起障碍。我说到这儿,咱们有的朋友可能会想,出家人不都是很慈善吗?怎么还会有障碍、麻烦?诸位,出家人虽多,但追求的目的不等,不能排除有些人身在丛林,心还在俗世,身虽出家,心不入道。即便同为出家,但净化的程度也有高下不等,既有入圣流的高僧大德,也有善恶夹杂的成分,良莠不齐,行事不一,却是理所当然。故此优劣不能一概而论,就像一片稻田里有几棵稗草,那也是避免不了的。

五祖大师自知他门下徒众净化的程度不等,贤愚不同,为了避免麻烦,竟看了惠能一眼:「你这个獦獠,口齿倒很伶俐,可是学佛是心上功夫,岂在口舌之能?念你千里而来,暂且收容于你,快随着大众去做事吧,以苦行磨砺身心,多多培植福德。」「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不知和尚让我做什么事务,愿听常住分派。」这惠能他倒不保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的老底给兜出来了。一般人的自心都是常生烦恼,有几个人自心能常生智慧?他可倒好,说出来了,也不怕别人嫉妒他。

五祖大师一听,一面替他担惊,一面心中暗喜,恨不得立时就把这位奇才智者剃度门下。可又一想,佛门有规矩,凡是要来寺院出家为僧的人,首先得在寺院里行几年苦行,等磨砺得心诚志坚,方可剃度。再者,他见惠能虽然慧根深厚,聪颖善悟,但他不知道藏锋隐锐,锋芒易露。如果不稍加儆戒磨砺,任他纵唇逞舌,巧辩机宜,恐怕将来会惹起祸事。想到这儿,看了惠能一眼:「你这个獦獠,根性太钝,不要再多说了,赶快到槽厂干活去!」五祖说完,命寺院里负责招待来宾的知客僧,把惠能领到后院槽厂。一般来说,凡是要来佛门剃度出家为僧的人,首先必须得在寺院里行三年苦行,这三年苦行就是磨炼他的意志,培养一种吃苦的精神。培福消业,你要是没有吃苦的精神你就不能修行,就是世间的人,你要没有吃苦的精神也过不了好日子。五祖让惠能到槽厂去劳动,不仅仅限于此意,而且是更有深意,上上根人从下下处做起。

知客僧把惠能领到后院槽厂,交给替寺院管杂务的一位姓王的行者。什么是行者?就是留住在寺院里带发修行的人,叫行者。那个身分跟惠能差不多,只不过他比惠能来的时间早一些。知客僧把惠能不懂规矩,在法堂上冒犯五祖的事告诉了王行者。这个王行者早已发心出家,非常敬奉三宝,尤其对五祖大师更是敬仰之极。他一听惠能是因为得罪了五祖,才派到这里干活的,心就火了。心的话,你这个獦獠,真是目中无人,那五祖是什么人,大法的传人,你对他没有恭敬心,那就是对法不恭敬,你对法不恭敬,还来学什么法?想到这儿,他立时就火了:「你这个獦獠,蛮陋不堪,你想的倒挺美,不敬奉三宝还想出家?我告诉你,出家当和尚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出家人本人天之师,这当和尚既要相貌庄严,又要心诚志坚。看看你,破衣烂衫,蛮陋不堪,呆头呆脑,你哪有那善根因缘,也许你那样儿这辈子都当不了和尚。快点,好好干活,出三年苦力,干三年重活,把你那野性、蛮性磨净了才行,否则你就别想剃度出家。」

王行者冲着惠能把眼瞪

叫声獦獠你听清

学佛不把祖师敬

学到啥时白搭工

欺师灭祖罪孽重

马上赎罪去立功

马棚天天要扫净

劈柴舂米不能停

舂米要供全寺用

藏奸偷懒可不中

劈柴不准拿轻躲重

劈不整齐可不行

倘若你再敢撒野性

我可对你不留情

这王行者挺能欺生,听他这意思这还算是留情了。五祖大师让惠能到槽厂劳动,一是想藏锋隐锐,不被人知,二是想让惠能苦劳心身,完善他的心性,增益其所不能也,三是想让惠能为大众服务,为自己修福。这叫真参实究,福慧双修,想叫惠能学菩萨行,修菩萨道。偏偏这王行者误会惠能,对惠能是心生反感,故意刁难,让惠能每天都要劈柴、除粪、舂米。你想,一天要劈出全寺当日的烧柴,清扫偌大的马棚,还要踏碓舂米。虽然惠能在家的时候每天也要采樵售薪,也很辛苦,但毕竟是力所能及,可是现在他要承担起这么多的繁重劳动,可真是够他呛的。尤其这踏碓舂米是特别的辛苦,过去不像现在,有各种打米、磨面粉的机器,过去都是用木石制成的简单的捣米器具。尤其这舂米碓,那是一种借助全身的重力,用脚不断踏动,使谷类掉皮成米的器具,特别的消耗体力。惠能每天起早贪晚,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才勉强的把这些任务给完成。

这天惠能又在众僧没起之前早早起床来到柴房,他刚想劈柴,突然五祖大师出现在他的面前。惠能一阵惊喜:「师父,您起的很早。」「卢惠能,你醒的也不晚哪!我见你很有慧根,悟性极强,见地可用,恐怕你会招来别人的嫉妒受到伤害,所以才不和你接触,不与你交谈,你明白吗?」「弟子明白,弟子也因此不去亲近师父,但弟子心中有疑,求师父开示。」「有疑速说,我为你破解。」「是,师父,何为无生法忍之究竟?」「无生法忍无法可忍,破除了我执、法执,归向中道,不退转境界,非善非恶,无念无所不念。你能提出这个问题,说明你已经参透初关、重关两个关口,如果你能体悟到不生不灭的境界,那你就已经通过第三关牢关了。你就大彻大悟了,心中自性彰显,你就是佛,佛就是你。」「多谢师父开示。」「卢惠能,劳作苦役也是你的功德,你要好自为之。一个人能行常人所不能行,受常人所不能受,吃常人所不能吃的苦,才能励志明心,修常人所不能修,才能有济。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为佛门做龙象,先为众生做马牛。你劈柴吧!我走了。」

五祖大师说完,趁着众人还没起床之时转身离去。惠能每天仍是勤苦劳作,他本来就生得身材细挑,在这超负荷的繁重劳动下,竟被累得骨瘦如柴。为了增加体重,加大踏碓的力度,他在腰上拴了一块大石头,虽然很辛苦,可他不觉得辛苦,每天仍是任劳任怨。一个多月之后,惠能发现有人在暗中帮他劈柴、除粪,无论自己起的怎么早,这柴火都被人劈的整整齐齐,马棚都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惠能心想,这个替自己干活的人绝对不是寺院里派来的,要是寺院中派的,他会在大天白日公开来干,何必在黑灯瞎火的晚上偷着做?我得留心观察,看看是何人所为。

惠能他暗暗打算盘

是何人为我减轻负担

我必须留心暗中察看

也好当面致谢将他拦

想至此早起将近凌晨一点

只可惜还是落在那人后边

起早遇不上只好贪晚

非要探得真情解疑团

等至三更还是没碰见

无奈收起工具回房间

无论惠能起多大早,贪多大晚,始终等不着替他干活这个人出现,惠能工作劳累,也不能整宿的等。这一天惠能等到夜半三更了,还不见这个人出现,惠能知道这个人是有意的躲着自己,心想我把干活的工具都拿走,他就没法干了。想到这儿,惠能把拉柴的锯、劈柴的斧子都拿到自己的房间,回去休息。只休息了半个多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东山寺的执事僧人就叫板起床,众人各自起床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惠能起床,提着斧子和锯就来到了柴房,来到柴房一看,当时就愣了,这里面又出现了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劈柴。惠能心想,半个时辰前这里面还没有,这个人一定是在自己离开这半个时辰内把这些柴火劈出来的,这速度也太惊人了。可这里没有斧子、锯,他怎么干的活?惠能想至此,点上蜡烛仔细一看,看这地上既没有锯拉圆木掉下来的锯末,又没有斧子劈柴掉下来的碎柴片。惠能心想,奇了,他不以斧锯做工具,是怎么把这圆木截成断,劈成柴的?难道他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竟能平掌断木,立掌劈柴,真是太神奇了。不说这速度惊人,就这劈柴的方法也太神奇了,你看看这一块块的劈柴,大小长短非常的匀称,摆在那里整整齐齐的;屋中没有锯末子、没有碎柴片,干干净净的。惠能觉得太神奇了,到底是何人,如此的神通广大。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20回 劳作苦役/高春艳居士主讲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