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宗通教归心净土、佛陀教育正本清源 |悟道法师主讲

  • A+

恩师 上净下空老和尚弘法六十周年暨华藏净宗学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活动职义工培训班-通宗通教归心净土、佛陀教育正本清源  悟道法师主讲  (第三集)  2019/2/18  台湾台北灵岩山寺双溪小筑三重净宗别院  档名:60-012-0003

下载链接

尊敬的诸位法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下午好,阿弥陀佛!我们刚才大家看了雪庐老人一生大概的经过。有一句话讲「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这个道的弘扬就必须由人去弘扬,由什么人来弘扬?就是有道的人。雪庐老人的一生就是在弘道、传道,我们上净下空老和尚也是在雪庐老人座下学习经教。雪庐老人传授很多学问,中华传统文化、佛法,还有医学,中国医药学院请他去教中医,也办了很多社会慈善救济的事业。我们今年举办纪念上净下空老和尚弘法六十周年,要知道我们净老和尚一生的成就,跟他的老师也息息相关。

早上也跟大家提到了,第一个介绍他学佛的是台大哲学教授方东美先生;第二个善知识,教他学佛的,是前总统府资政章嘉大师,章嘉大师是密宗的大德,是出家人;第三位老师是台中莲社雪庐老人,我们称雪公(李炳南老居士),跟他学经教学了十年。没有老师的启发、开导、教学,的确人生的方向很难找得到,特别是在学佛这个方向是非常难的。这个也是我们平常讲,善根福德因缘缺一不可,这三方面都要具足。善根是自己本身的条件,所谓善根就是接触到了,能够理解、能够接受这是善根;没有善根的人接触到了,他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有了善根,能接受正法。佛的正法,包括儒道、一切宗教,都有正法、邪法,教本身它是正法,不是教本身有正、有邪。人心邪了、歪曲了,学了正法,也把正法变成邪法;人正了,学了邪法,可以把它改变为正法,把它导正过来,所以最关键还是在人心正,所谓正知正见。所以很多人学佛了,佛经没有错,佛经是真的经典,不是伪造的经,但是人邪了,把它解释错误了,把它想错了、想偏了,把原本的正知正见,正法的佛经变成邪知邪见。经它本身是正知正见,因为人邪了把它曲解,把它错解、误解,所以关键还是在人。

所以这个善根,福德是理解之后能够落实依教奉行;如果理解了没有去做,他还是落空。因缘,能够有机会遇到正法、遇到善知识,这是因缘。有的人有因缘遇到善知识,但是他自己没善根,听别人的谣言他就相信了,那是善知识在面前当面错过。过去我们净老和尚常讲,当时在佛教界很多人说章嘉大师是政治和尚,很多人因为听到人家这么讲,就没有去亲近他,以前我听他讲过,非常可惜。这个就是什么?有因缘,但是自己没善根。所以遇到善知识,善根福德因缘真的缺一不可。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多少人听过净老和尚讲经,各人的善根福德因缘也不一样,具足善根福德因缘的人,他在短时间就有成就,长时间他就有大成就。

我们纪念净老和尚弘法六十周年,也感恩他的老师,所以我们这个主题是纪念净老和尚的弘法六十周年、华藏净宗学会成立三十周年,没有这三位老师,恐怕我们也没有机会听到净老和尚的经教。净老和尚在经教,讲经弘法这方面的确超过他的老师,这方面的确超越了。现在我们净宗比较缺乏就是传统文化这方面,这方面醒公(徐醒民老居士)他传承李老师的传统文化这部分,这个也是现在台中莲社、台中慈光图书馆这些莲友大家所公认的,大家认同的。醒公他也传了儒学,还有佛学,这是善知识教导的功德。所以我们纪念净老和尚弘法六十周年,也一定把他的老师这些事迹要公开,没有这三位老师,也没有净老和尚,我们今天也听不到净老和尚这么丰富、这么殊胜的经教,所以感恩要追溯到上一代去。再上去,当然上面还有,李老师的老师、章嘉大师的老师、方东美先生的老师,他们都还有老师。李炳南老居士净土的老师就是印光大师,他是皈依印光大师的,学教跟梅光羲老居士学的。当时北方夏莲居,南方梅光羲,称为南梅北夏,是当时佛门的泰斗。

另外,还有护法也非常重要,护法也不能缺少。他在台中学了十年的经教,弘法的确也要平台,不然学了之后到哪里讲,这个也不能缺少。如果这个缺少,今天也听不到净老和尚的经教,这个经教我们也听不到了。所以我们净老和尚当时就面临两条路,去学了经教。出家人如果按照正常的,应该寺院邀请法师讲经说法,但是没有这个因缘,寺院的人没有人认识、没有人邀请。寺院的主持也不知道弘法它的重要,所以一般寺院的主持还是偏重在寺院的经济来源,总是要维持一个寺院的开销,需要有收入。一般寺院大部分都把做经忏佛事做为主要的收入来源,没有做佛事那就没钱,没钱这个寺院无法维持,所以寺院大部分重视经忏佛事,也就是要有收入。讲经说法似乎没人供养,寺院就不能维持,所以寺院要做经忏佛事都很欢迎,但是讲经说法大家就不重视,认为讲经也没有收入,就觉得不重要了。其实古时候的道场,讲经说法、教学、领众修行那才是最重要的。这个问题到清朝中叶以后,慢慢变成经忏佛事为主,讲经教学慢慢大家都放弃了,演变到今天就这个样子,造成社会大众对佛教重大的误解。所以也感恩韩馆长当时的护持。

我们这堂课讲净老和尚弘法六十周年回顾,通宗通教归心净土,现在是归心净土。这个回顾,我只能回顾五十周年,前面十年我还没有接触到,那时候也小,前面那个十周年我才九岁,还没有听到。这个回顾就是当时韩馆长找地方、租地方、借地方给我们老和尚讲经弘法,这是老和尚一生最感恩她的地方。如果没有她这样来护持,来替他找地方接洽,实在讲学了到哪里去讲、到哪里去弘扬!也没有人认识,这个真的是名不见经传,谁请你!没人认识你,刚刚出道,而且遭到佛门的不接受,不接受这个讲经的,这个能到哪里去?学了是学了,但是没有因缘去弘扬,遇到韩馆长的护持才把这个弘扬出去。讲这段历史,后面的人是听老和尚讲席当中讲,但是当时的一些艰辛我是也亲自接触过。

当时我第一次在台北莲友念佛团听我们净老和尚讲《楞严经》,第一次。那个讲经的因缘,那时候还没有佛光山,是高雄寿山寺(在鼓山区有寿山寺)他们十天有出一个旬刊,叫《觉世旬刊》,我订了一份。我十六岁接触佛法,就听收音机,看看这些杂志,搜寻这些数据。后来听人介绍有星云法师、净心法师、贤顿老和尚这些老法师(贤顿老和尚这都不在了)。很多我都去找这些资料,订了一份,看到有刊登我们净老和尚讲经的信息。当时我们家很穷,我母亲在台北万华卖菜,那时候我们小,还要帮忙卖菜,还有出租那个小说、漫画的,我们要帮忙看店。当时我看店,所以那个小说、漫画我全部都看过。因为没有人租,就是我看,在那边看店没事情,我第一个先看,什么《七侠五义》、《三国演义》、《封神榜》,全看过了。当时租那个矮房子,实在讲那个实在是很简陋的,就是我们一个小屋子,矮矮小小的,用三合板隔一道墙壁就是两个房间,租两户人家。我们隔壁那一户信基督教的,我们是信佛的。我隔壁那个是卖肉包子的,我们是卖菜的。卖肉包子的那个太太每个星期天说我们到教堂去听道了。我听了就很羡慕,他们每个星期都有道可以听,我们佛教都没道。后来我订了《觉世旬刊》,刊的那个消息,我喜出望外,我们佛教终于也有道可以听了,赶快找我弟弟坐公交车到莲友念佛团去听我们师父讲经,从那里开始。那一年我十九岁,今年六十九,是不是五十周年?五十周年。

这个莲友念佛团现在还在,我想找个时间去看看。那个是大陆到台湾来的一些学佛的退伍军人,他们去组织的。在台北莲友念佛团,李济华老居士就是在那边往生的,就是跟这些莲友讲话讲一讲,他说我要回家了,大家以为说年纪大了要回家休息。结果他讲完下来,那天不是轮到他讲,是另外一个居士讲,不是他讲,他跟他调,他说我们两个来换,先让我讲,我后面那个让你讲。他讲完了,说要回家了,大家以为年纪大累了要回家,结果他下来,坐在客厅沙发就走了,李济华老居士就在那边往生了。这个是我听经的因缘。

后来韩馆长也到处借地方,因为道场毕竟不是自己的,人家有活动要办什么,要还给人家,所以借很多地方。借过志莲精舍,连连国栋他们家办的补习班晚上下课,没有人上课了,借来晚上给老和尚讲经。还曾经借过第一百货公司,第一百货公司现在没有了。四十几年前,台北市有两家百货公司比较有名,一家第一百货公司,一家今日百货公司,现在都没有了。连百货公司人家上班那个办公室,就人家下班,借那个办公室讲经,那个我也去听过。李月碧讲堂,台北车站对面。还有李建和、李建兴他们家族,瑞芳煤矿大王,他们家庭的小客厅,就在他们家的小客厅讲《楞严经》,那个我也去听过。借了很多地方,常常借,借到最后,也借中国佛教会,现在善导寺的中国佛教会。在松山寺也办过大专佛学讲座;还有内湖圆觉寺,我们老和尚办大专讲座我也去听,那时候我还骑机车去听《圆觉经》,在内湖圆觉寺讲《圆觉经》;嘉义就是梅山禅林寺,讲《禅林宝训》。很多地方,的确到处借。

为什么有景美图书馆?这个因缘也是因为那一年蒋经国先生就任总统,佛教界也发起仁王护国法会,所以当时韩馆长也启请我们老和尚,新总统上任,佛教界来庆祝,我们老和尚是专门讲经的,就请他老人家讲《仁王护国经》。跟佛教会讲好了,好像三个月要这部经讲完,租金也付了,结果经讲了一半,人家要回去了,人家要办活动,不借了。当时我们同修大家也很愤慨,怎么可以这样!说了要借三个月,经都没讲完,怎么可以半途就要收回去,就是请馆长跟他理论,但是怎么讲他都不借。当时我们这些听众大家觉得说这不是办法,借地方就是这样,人家要就要回去,不借就不借。大家喜欢听师父讲经,实在讲我们就是地方再小,有个小地方,属于自己的地方,那我们听经就可以不中断了,不然搬来搬去的。找地方、借地方,的确早年韩馆长对这方面付出很多,可以说当时是雪中送炭。当时我也是听众之一,那时候同修大家就发起,不如我们大家凑钱买一个小讲堂给师父讲经。后来这个发起也得到馆长的同意,老和尚这些年来他讲经,人家一点供养,还有馆长她自己一些私房钱,都掏出来要买房子。买一间钱还不够,所以我们就大家凑钱了,那时候是民国六十八年,今年是一百零八年,四十年前。

当时钱不够,当时馆长她就提出一个,如果我们同修有捐一万块的,一万块台币,那四十年前一万块还是满大的,一万块的立一个永久长生禄位,死了之后还可以移到往生禄位。当时我也没钱,后来就去找我同学借一万块,我同学在五堵那边开铁工厂,他是老板,他家有钱。我就跟他讲,我现在要捐给我师父买讲堂,还欠一万块,但是我现在没钱,我说你先一万块借给我,我给你打工,我到你工厂来给你打工还给你。我同学他姓郭的,郭先生,他听到我这么讲,他也很感动,他说你要捐款的,那你就还八千就好了,我出两千。借一万,打工还他八千块。那时候我弟弟他包工,做工头,他赚的钱比我多,所以他捐的比较多,那时候他捐好几万,他比较有赚。我当时没有当工头,没有办法,所以就用这么来捐。但是她七凑八凑,就是好不容易买一间四十几坪的,小是小,也有一个地方了。所以那个说来就话长,那个历史也就很多了,我看三个小时讲不完的。

总之那个时候,就是六十八年四月搬进去的,后面还有很多,真的也是很艰难,在那边住了十年的违章建筑。这些老同修都还记得,后来接触的同修可能就不知道这段历史,这段就不知道了。所以回顾老和尚弘法,前面那个阶段我们大家真的就是雪中送炭。我算是老听众了,听了五十年。所以今天我们净老和尚弘法有这些殊胜的成就,不能不感念当初老师跟护法,也不能不感念、不感恩,所谓饮水思源,如果当时没有这些人的教导、护持,那也成就不了我们净老和尚,我们也没有地方听闻正法,可能听到都是邪法,邪知邪见的。所以老师、护法功德无量,一点都不为过,真的是功德不可思议。

教学能够教出一个杰出的人才,他就能发挥无比巨大的作用,我们净老和尚在雪庐老人会下,可以说是很具体杰出,很出色的一个弘法的大德,同时也是我们近代佛教一个很杰出的人才,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不但救佛教,也救其他宗教,也救全世界的人类,这个都是靠教育,现在推广《群书治要》,就是救世界。所以我们回顾老和尚六十年的弘法,这些心路历程点点滴滴非常多,在短短的二十几分钟只能讲个大概,实在讲是内容也非常丰富,也非常精彩,遇到很多挫折困难,成就也是不可思议。

好,我们时间到了,就先跟大家谈到这里,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来漫谈,再来长谈。好,祝大家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南無阿弥陀佛 4

      佛教是教育。
      南無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