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论语 |第238集|悟道法师主讲

  • A+
所属分类:每日论语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二三八集)  2019/7/18  福州  檔名:WD20-037-0238

下载视频下载MP3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子罕篇」第十一章。

【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為臣。病間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為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寧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

「《論語》二十篇,《集釋》注解的很多,所以每篇分上下而成四十篇,子罕篇上已經講完了,今天說子罕篇的下篇。其實一章講十遍也不為多,因為《集釋》把每一章用十門來分開解釋,很用苦心,每一門都重要。不僅要能夠得一點文理上的學問,其中還有孔子的道,若只學文學,就不能學得很通。如果志於道,那文學也隨著會學好,若只重文,道與文都學不好。」

「這一篇若用心聽,等於聽佛經,宋儒開啟儒佛的爭端,各樹門戶,把儒佛分為二,宋儒有學問的人,去看佛經,佛經成了世間法,無學問的,只是學文字而已,可惜!」

「這一篇說孔子的行為,注解注得很糟。你們沒有學禪,也不懂淨土宗的妙處,禪宗祖師懂。若懂佛家的禪,研究這一章的助力就很大,懂子罕篇,就可以讀《五燈會元》。這一章有能講的,有不能講的,懂這一篇便懂得禪。有體有用,體一而用萬。體,佛也講不出來,全在自己悟。《五燈會元》多講用,但是用也不能講,因為一體萬用的緣故,所以有些用也不能講。」以上這一段是雪廬老人在講這一章書,開頭先給我們說明這一章書跟佛法它的關係,特別跟禪有密切的關係。

『子疾病』,「疾病這二字,不是重三疊五,疾是才剛生病的時候,漸漸重了為病。有由輕而重的病,有一得就是重病,例如霍亂。」這疾病是輕的病慢慢變成重的病,由輕而重的病。有一得到的就是重病,舉出一個例子,霍亂。這是講孔子他生病了,「孔子原來是小病,後來病情漸漸重了」。

『子路使門人為臣』,「子路是大學長,要預備後事」,看到孔子病得這麼重,就要給他準備後事了。「古時祭之以禮,葬之以禮,什麼身分用什麼禮來祭祀,例如周成王賜魯國用天子的禮祭周公,但是三家為大夫,也用祭天子的禮祭自己的祖先,所以孔子說: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用天子禮祭周公已經是不對了,何況是三家?合禮,天下就不亂,不合禮,天下便大亂。若論報恩,誰也有恩,所以不可以這麼做。」這是舉出周成王為了報周公的恩,用天子的禮來祭周公,這是不對的。成王他是為了報恩,但是講到報恩,哪一個人沒有恩?報恩要合理,如果不合理就不可以。

「孔子做過魯司寇大夫,退休了就一切依大夫禮,若中途辭官,便以士的禮祭祀。如今沒有這等禮,所以不必詳考。」現在這些禮也都沒有了,雪廬老人講也不必詳細去考據。「子路想用大夫的禮祭孔子,要有兩個家臣。諸侯就有家臣,祭祀時家人做不了主,例如在曲阜的孔廟,祭廟時孔家人可以主祭。若是在山東省城的孔廟,孔家人便不能為主祭,因為那是公家,必須由有爵位的山東巡撫祭祀。祭周公可用家臣,但是三家為大夫,也有家臣,大夫也相沿有家臣。子路以為用士禮祭孔子,對不起老師,所以用大夫禮而用家臣。大夫用家臣已經錯了」,大夫用家臣已經是錯了,不對了,「何況孔子並沒有做完大夫的職位」,這個職位孔子沒有做完,他中途就辭官了,所以照這個禮來講,「應該用士禮」,不能用大夫的禮,用士禮。「孔子沒有家臣,便由學生當中選出兩人做家臣,像今日的治喪委員會。其實公家才能如此然,否則各家有他們的孤哀子、比亡者輩分高的護喪者,何須用到你?」這個就是分公私了。如果他是在公家做官的,這個是屬於公家,它有治喪委員會,公家才能夠這樣辦。如果不是公家,各家都有他們自己的家屬,有他的子女,還有比亡者輩分高的這些長者,護喪的人,他們辦,何必用到其他的人呢?

『病間曰』,「間,間斷,指孔子病較好後。」孔子病了並沒有病到死,病慢慢又好了。

好了之後就講了,孔子講:『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為有臣,吾誰欺,欺天乎?』

「久矣哉,照應疾病、由之行詐也。」「由之行詐也,聽其他人說這件事,於是孔子責問子路。孔子說,仲由,你辦假事,行詐,不依正正當當的走,我已經辭職了,可以用士人的禮為我辦喪事。我沒有家臣,卻為我安置家臣,不是違背禮嗎?你害我,用大夫禮其實就是用諸侯禮,我要欺騙誰,欺騙看出殯的人嗎?還是欺騙天?其實是騙良知良能,欺騙心。」

『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寧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而且。與其讓我死在假臣的手,我可寧可死在學生的手上,因為一輩子我都是規規矩矩,如今這麼做值得嗎?你以學生的身分為我辦喪事,名正言順,正確是對的。」

『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且,又、再的意思。我縱使只出小殯,不能出大殯,或者穿衣等一律都不整齊,沒人管,我還不至於死在道上,即使死在道上,也比不合禮強。這等事不必要好看,死了為什麼要好看,難道是拿死人比賽嗎?」

「曾子為孔子的學生,臨死時易簀,若死於不合禮上,死也不暝目。黔婁活著的時候,魯國齊國都請他去做官,他都不出去。死的時候,他的妻子不願斜蓋他的被子,雖然被子太短沒法蓋覆全身,也寧可把被子蓋得端端正正。」

「吾為你們講艮掛,不要你們發展,只要保持常態就可以了。看歷史,漢以後的大儒,即使是朱子等人,他們的學說也受到國家的禁止,因為遭妒忌,所以不看歷史,便不知這些事。」

好,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