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21回 慈悲忍辱/高春艳居士主讲

  • A+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  高春艳居士主讲  (第二十一集)  2006/3  北京  檔名:52-183-0021

视频下载MP3下载

第二十一回 慈悲忍辱

世上万般生意都好做,唯有说书最难习,装文装武我自己,说表评演真不易。一要声音洪亮,二要顿挫时异,三要知识丰富,四要口齿伶俐,五能驾驭书琴,六要会演戏,千言万语都得记,必须要有好的记忆力。七十二行任意选,我干嘛选这说书?既没家学渊源,又没拜师学过艺。三亲六故都反对,全家没有一个支持的。自学自悟不容易,其中的辛苦我自知。突然间结识惠能,我是快乐无比,惠能的智慧、品行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的自强不息更给了我勇气,我说好说赖都要说下去,我要把他的生平事迹告诉你,让你从中体味人生真谛。

单说惠能在东山寺劳作苦役,以苦行磨砺心志,一个多月之后,他发现有人在暗中帮他劈柴、除粪。无论惠能起多大早、贪多大晚,都等不着这个人出现,这个人是有意躲着惠能。惠能心想,他本事这么大,要是不想见我,我绝对见不着他,他要是想见我,自然会出现,我别费那力气等了,顺其自然吧,他想做这件事自然有他想做的道理。惠能想至此,绑上腰石又到厨下与俩火工一块踏碓舂米。按说三个人努力劳作应该很轻松,原来寺院里有两个火工舂米,的确是有些人手紧张。因为东山寺里常住的僧人就一千多个,再加上来来往往的流动人口,流水单不计其数,每天两个人舂米供不上,就都要动用一些库存之米。现在多了个惠能来舂米,按说三个人要是努力劳作,那是真能供上寺院当日之需。

可是那俩火工一看惠能前来,他们故意藏奸偷懒。尽管惠能十分勤奋的劳作,他一个人的舂米量能赶上两个火工的舂米量,但还是不能供应寺院当日之需,每天都要动用一些库存之米。王行者很不高兴,常到厨下来监工督促,俩火工一看王行者前来,特别的卖力,还向王行者奏本,说惠能藏奸偷懒不干活。那个王行者本来就对惠能没好印象,听俩火工这么一说,他就更生气了。把惠能痛斥了一顿,给惠能规定了舂米量,让惠能每天必须要完成任务。惠能对俩火工的诬告毫不分辩,对王行者的痛斥也没在意,他藏锋隐锐,苦劳身心,努力劳作,以期多出谷米供养僧宝。傍晚之时,惠能就快要完成任务,这俩火工一看吃了一惊,心的话,这獦獠太能吃苦,太禁累了。他们俩还嫉妒上了,心想要是照这样下去,那不把我们哥儿俩比下去,弄不好,那王行者还得知道我们撒谎骗了他,不行,得整治整治他。

想到此,冲着惠能施威:「我说獦獠,你逞什么能?你想把我们哥儿俩比下去!告诉你,再逞能也没用。你才来几天,我们哥儿俩都来好几年了,早都受过三皈五戒了。看看你那个样,你没有那个善根,也许你这辈子都当不了和尚。我看你还是为我们哥儿俩这未来的和尚积点功德,你能干,比我们禁累,干脆把你舂的米分给我们俩点儿。」俩火工一边说着,一边下手抢夺粮米。

俩火工动手夺粮米

明目张胆把惠能欺

惠能他不由悲心起

怜悯这二人太愚痴

执着妄相贪恋五欲

不明因果实在可惜

善恶虽殊本性无异

但愿慈心能化执迷

一灯能将千年黑暗去

一智能够灭掉万年愚

按说一个真正发心学佛的人决不会这样做,这是在造孽。我想这俩火工可能是对佛法不太了解,凡夫心太重,一看惠能土里土气的,又听说惠能是因为冒犯五祖才被派到这里干活的,再加上王行者对惠能的冷漠态度,他们俩也就见风使舵,跟着起哄。要不他们就是惠能的善知识,来示现恶相、逆缘,要成就惠能的忍辱功夫。你想想,王行者给惠能规定的舂米量本来就是个很惊人的数量,再加上俩火工的明取暗窃,把个惠能累的常常是汗流浃背,有的时候还因为完不成任务遭到王行者的严厉痛斥。

厨房做饭的悟通师父一看觉得奇怪,他每次来取米,都见那俩火工很清闲,而惠能总是大汗淋漓,从不停歇。可那俩火工的舂米量还比惠能多,悟通师父觉得奇怪,暗中留心一观察,发现其中秘密。悟通师父对这俩火工的举动非常生气,把此事就告诉了王行者。王行者一听也吃了一惊,他回忆每次自己来舂房的时候,都见那俩火工勤奋劳作,惠能也是大汗淋漓。俩火工虽然干活的时候很卖力,可他们身上没有汗,这说明他们是藏奸耍滑,欺骗自己。王行者生了气,给这俩火工痛斥一顿,增加一些舂米量,给他们俩规定数量,又给惠能减去了一些舂米量。

王行者走了之后,这俩火工心里就跟惠能较上劲儿了。他们一看王行者对惠能的态度有所改变,还痛斥他俩,说他俩偷惠能粮米,他们俩以为是惠能告的密,就更加痛恨惠能,指着惠能鼻子大骂「蛮狗,獦獠」。这忍辱是很重要的修行功夫,《金刚经》上说,「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修行人如果不能忍辱,那就很难修成定功和智慧,就不可能有清净心;就是世间人要是易怒的话,也没有什么大前途的。中国人有句俗话叫「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就说明凡是出将入相的大才,他们的心量必然要比凡夫俗子来得宽广。无论是称讥毁誉、利衰苦乐、进退荣辱,一概都能涵容而泰然自若。学佛人首先要学修养,要消弭我见,要能包容,学佛人必须要把自己的心量扩大到如大海、虚空,经上说「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

可这忍辱对凡夫来讲太难了,一把利刃插到心上,谁受得了。可惠能毕竟是开悟之人,心在悟境里,不会被外面的境界所转,所以他对俩火工的羞辱、谩骂毫不在意,每天仍是勤苦劳作。傍晚之时,俩火工一看自己完不成任务了,又要遭王行者痛斥,就更加痛恨惠能。骂着骂着不解气,就在惠能舂米之际,他们俩一齐上前朝着惠能的后背推了一下,把惠能推的当时就从石碓上扑通一声蹲在地上。您别看石碓不高,可那惠能身上还绑着大腰石,这股惯力很大,一下就蹲到地上。蹲得惠能左胯疼痛难忍,胯节都脱位错环儿了,疼得惠能大汗淋漓,俩火工一看:「獦獠,你别装赖,起来,赶快起来。」「我的胯骨疼痛难忍,起不来了。」俩火工一听,急忙上前,一人拉着惠能的一只胳膊,使劲儿往起拽,把惠能拽起来,可是惠能的左脚不敢着地了。俩火工一看知道不妙:「我说卢惠能,你怎么了?你忍着点,我们哥儿俩把你扶到床上去,你可千万别吱声,谁要是问,你别说是我们俩推的,你说你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你要是不说我们,我们以后绝不欺负你了。」

正这时候,厨房做饭的悟通师父来到舂房取米赶上了。悟通师父进屋一瞅这情形,心里一愣,心的话,今天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这俩火工对卢惠怎么这么客气?他仔细一看卢惠能的脸色,觉得不对,卢惠能面色苍白,满脸冒汗,显出十分痛苦的样子。悟通师父忙问:「卢惠能,你怎么啦?哪不舒服,还是有人欺负你?」俩火工一听,那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生怕惠能告发他们。可惠能还真没那么做:「师父,多谢你的关心,我刚才舂米不小心,从石碓上掉了下来,左胯疼痛难忍,可能是胯节受了重伤。我真是没用,是他们俩把我扶起来的。」

俩火工一听,受到惠能慈悲的感召,良心发现,扑通一下跪到悟通师父面前,声泪俱下:「师父,那卢惠能说的是假的,他不是自己掉下来,是我们俩给他推的,师父你就狠狠惩罚我们吧。」悟通师父一看心里很生气,可是这俩火工说得这么恳切,诚心忏悔,惠能又在旁边一个劲儿求情,他也不可能再多说什么了。他一想,浪子回头金不换,只要他们俩能改就是好的开始。如果这事张扬出去,这俩火工就不能在寺院里待了,就得被寺院逐出去,原谅他们一次吧!悟通师父想到这儿,与俩火工一起把惠能抬到房间里放到床上,惠能疼得大汗淋漓。俩火工一看心中不忍,跪到地上冲着惠能啪啪直劲搧自己嘴巴。一边搧嘴巴还一边叨咕:「卢行者,我们对不起你,我们无知,把你害得这么惨。」这回他也不叫惠能獦獠、蛮狗,改口叫卢行者了。

俩火工看到惠能这么痛苦,实觉良心不安,忙向悟通师父求情:「师父,您帮忙,能不能找个治骨接环的推拿能手,把卢行者的伤给治好,要不然他这一遭罪,我们俩这心里不安!」悟通师父一听为难了,心的话,这治骨接环儿的推拿能手一时半时上哪找去。「二位你们别急,这个事咱们慢慢商量,要是急着去找大夫真的是不好找,再说这件事要是太张扬,对你们俩不利,弄不好你们俩得被寺院逐出去。我想卢行者这么善良,他一定吉人自有天相。」这悟通师父预感挺灵,他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房门外有个苍老刚劲的声音说道:「让贫僧前来一试。」

俩火工寻声抬头观看

见一位老僧走进屋间

只见他年过古稀行动缓

满面的污垢破衣烂衫

脏兮兮的眉目难分辨

不是个呆傻定是疯颠

俩火工一见心惊胆颤

急慌忙上前将老僧拦

俩火工一看这和尚破衣烂衫,脏兮兮的,吓了一跳,心的话,可不能让他给卢行者治,万一治严重了,那我们就更沾大包了。想到这儿,急忙挡在惠能的床前:「老师父,对不起,您可不能碰卢行者,您要碰大劲儿,我们俩就更倒霉了。多谢!多谢!」悟通师父抬头一看,心里一惊,原来是他。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21回 慈悲忍辱/高春艳居士主讲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