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16回 智解棋局/高春艳居士主讲

  • A+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  高春艳居士主讲  (第十六集)  2006/3  北京  檔名:52-183-0016

视频下载MP3下载

第十六回 智解棋局

话说惠能在蕲州城的大街上,见一老僧坐在高台上,手指面前的一盘棋邀人破解。老僧邀请之言刚说完,就见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白带素袍,气质不俗,此人乃是韶州儒士,叫刘志略。他自幼饱读诗书,知识渊博,琴棋书画无一不能,尤其对围棋一道很有研究。他喜欢交游,善于经商,家资豪富,为人慷慨重义。这次他带着一个家人来到湖北地界经商,刚刚到了黄州城就听有人议论老僧在蕲州以棋会友之事,他不顾休息,带着家人立刻赶到蕲州。他来的时间也不长,只比惠能早一个时辰。他带着家人在兴隆客栈包下一套客房,安排好住处之后,立即赶来想入局一试。可是当他来到之时,这老僧的对面已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在聚精会神的跟老僧对弈。过不多时,就见那中年男子大叫一声,摇摇晃晃而退。大家一看,猜想他可能是因为解棋吃力,错综复杂的棋局竟使他伤精损神过甚而致。那些棋道平平的庸手一看,谁也不敢再入局来试了。

老僧刚才一番话,激发刘志略的兴趣和好奇心,他这才大喊一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冲着老僧深施一礼,然后坐在老僧对面的棋盘前。刘志略精研围棋多年,实是此道的高手,他注目一看这局棋,劫中有劫,花五聚六,复杂无比。

刘志略眼望棋局暗思考

称赞这布棋之人智慧高

但只见花五聚六多玄妙

真个是劫中有劫层层包

刘志略取出白子往下撂

那老僧忙用黑棋来对招

刘志略开始招数甚精妙

那老僧一见喜上眉梢

暗暗称羡心中叫好

这儒士棋艺真不孬

但愿他能破解得了

让贫僧不再把心操

这老僧对志略希望不小

哪料想数招之后局面糟

刘志略如痴如狂神魂颠倒

手举棋子热汗抛

老僧一见说不好

苦无良策心发焦

刘志略开始所下的十来招极尽精妙,那老僧一看面现喜色,对他寄以极大的期望。可是再过十来招之后,再一看刘志略,如痴如狂,手拿棋子发颤,始终点不下去。过了半天他才说道:「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八方缠缚,无路解脱,这便如何是好!」那老僧一看,刘志略心神一处,如痴如颠,猜想他是解棋吃力,这错综复杂的棋局使他伤精损神过甚而致。要是再这样下去,他必然心神受损,这可怎么办?老僧正着急之际,突然「啪」一枚白色棋子落入棋盘之上。老僧一惊,抬头一看,见刘志略的身后站着一个衣着破旧,身材瘦挑的青年,知道这枚棋子就是他下的。这老僧仔细一看这枚棋子,不觉一惊:「胡闹,你真是胡闹,你怎么自己杀死自己的一块白棋?」

「大师息怒,在下这一招叫破除了我执,便怀柔了一切,没有大死,岂能大生?」老和尚一听,吃了一惊,他不由仔仔细细把这青年打量一遍。见这青年虽然穿着破旧,却有一种超脱无为的气质,又听他刚才所说乃悟道之语,老僧心想莫非此人能破解得了。这下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惠能,他已经在刘志略的身后站了多时。他一见刘志略被这复杂的棋局惑乱心智,急忙走上前,从棋盒中取出一枚白子,放到被黑棋围得密不通风的大块白棋之中。这大块白棋本来还有一线希望,虽然黑棋随时可将之吃净,但只要对方一时无暇去吃,它就还有一片生机,苦苦挣扎,全凭如此。可现在他自己把自己的大块白棋给杀了,棋道之中从来没有这等自杀的行径。这大块白棋一死,那白方眼看就全军覆没,围观的人们一看哄堂大笑。能不笑吗?在他们看来,这种下棋的法子就是不会下棋,异想天开。

这时候刘志略也被惠能这一招分了心神,他既感激惠能的相救之恩,又替惠能的古怪招法担心。这老僧把惠能自己挤死的大块白棋从棋盘中取了出来,跟着下了一枚黑子,刘志略暗替惠能捏把汗。「朋友,你自己杀死了一大块白棋,要是黑棋再逼紧几步,你如何应法?」惠能一笑:「舍尽该舍的一切,荡荡然如虚空,又有哪一物不在我中?」果然,数招过后,局面竟起了大大的变化,刘志略这才看清楚这个解脱棋局的秘奥,正是要白棋自己先挤死自己的一大块。棋道之中从来没有这种自杀的行径,要知道,任何人所想的都是如何脱困求生,从来没人故意往死路上去想,这是围棋中千古未有之奇变。要不是惠能想出这「大死大生,破执怀柔」的方法来,这局棋恐怕再过多少年也难以有人解得开。

这时候棋盘中取出大块白棋之后再一下,天地一宽,既不会顾念着大块白棋的死活,又不会有白棋自己愈来愈收缩、枯萎,互相牵制的局面了。反而省出至关紧要的二子,与整体沟通了,呈现出遥相呼应,春和景明之气象。刘志略一看,这惠能妙招纷呈,接连吃了两小块黑子,忍不住为惠能鼓掌喝采。片刻之间,惠能大获全胜。这局棋本来纠缠于得失胜败之中,以致无可破解,可惠能既不着意于生死,又不着意于胜败,反而勘破了生死,得到了解脱。那老僧一看是又惊又喜。

那老僧一见又喜又惊

禁不住阿弥陀佛口中称

施主你真是宿根慧性

智解棋局只在片刻功

先师设下棋局二十年整

贫僧我苦思多年没弄清

施主你人中英杰鸟中金凤

真乃悟心奇高与众不同

请问施主你高名尊姓

他日相谢定去你府中

这老僧请教惠能的名姓,说日后登门相谢。惠能一看,急忙冲着老僧双手合十:「大师过奖了,晚辈卢惠能乃岭南一介樵夫山民,无德无识,岂敢劳大师登门相谢。」「卢惠能,你可是岭南新州南啷村人氏?」「正是,大师怎会知道?」「阿弥陀佛,卢施主,贫僧与你乃是不相识的故人,你怎会在这里?」「大师,在下一月前离家,想去黄梅东山求法学佛。」老和尚一听,激动得浑身发抖,眼圈发红:「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卢施主,贫僧今日与你巧遇,先师心愿已了,贫僧也心无遗憾。卢施主,你赶快做你的大事去吧,贫僧告辞,咱们后会有期。」老和尚说完,丢下棋盘棋子,走下高台,袍袖一挥,扬长而去。惠能一听,老僧说跟自己是不相识的故人,觉得纳闷,刚想喊他相问,可是老和尚步履轻捷,早已没影了。

围观的人们既对老僧的行迹觉得可疑,又对惠能的古怪棋招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是刘志略,既感激惠能相救之恩,又佩服惠能的悟性,冲着惠能一抱拳:「朋友,在下有感于你的相救之恩,又佩服你的才智,所以在下有个非分之想,想与你结为兄弟,以为永世之好,不知朋友意下如何?」「多谢仁兄美意,可在下乃一介樵夫山民,无知无识,怎敢高攀?」「这世上的相知有几种名色,恩德相结者,谓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谓之知心;声气相求者,谓之知音。你我乃恩德相结,何来贫富贵贱之论,哪有高攀之说?莫非你嫌我资质愚笨,不肯跟我相结?」「仁兄说哪里话来,在下不过是一介山民,既蒙仁兄错爱,敢不从命。」

刘志略一听非常高兴,当即命家人买来高香三炷,拉着惠能就在老和尚摆放的棋盘前双双跪拜,结为异姓金兰。众人一看,这二位既不是以文才又不是以武功,却是凭那无中生有的一局怪棋,结交为兄弟,而且还当众结拜在这棋盘前。你再看他二人,一个风度翩翩,一个土里土气,真是平生之罕遇。二人一叙年庚,刘志略三十,比惠能大六岁,自当为兄,惠能拜过兄长。刘志略高兴,让家人刘胜头前带路,他拉着惠能就奔了兴隆客栈。这惠能运气多好,今天他要不遇着刘志略,那今天晚上他就露宿街头了。可是遇着刘志略,他今天晚上得住一晚星级宾馆。

刘志略把惠能领到兴隆客栈,两个人互述家中情形和此次出游的目的。刘志略得知惠能要去黄梅东山求法学佛,猜想他必然不喜酒肉,就要了一桌素席,两个人是边吃边谈,谈的真投机。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非常的奇妙,有的人,你跟他交往一生也如同过眼烟云,没啥印象;可有的人,你只见了他一面就刻上了深深的烙印,留下深刻的印象,一生都不忘。刘志略与惠能虽然是刚刚相识结拜,却胜过多年的同胞兄弟,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个人唠得这个投机,要不差惠能明天还要去黄梅东山还得赶路,那刘志略能跟惠能唠上一宿去,两个人唠到三更才安歇。

次日一早,刘志略的家人刘胜过来服侍惠能洗漱,这刘胜特别会来事,对惠能是二爷长二爷短,叫得特别亲,特别的恭敬。你想,主人都对惠能那么恭敬,他一个仆人能不看脸色行事吗?过分的热情,把惠能叫得好不自然。用过了早饭,惠能便告辞刘志略,出得客栈,踏上去黄梅的山路,他要去黄梅东山拜见五祖。

 

长篇东北大鼓书六祖惠能/第16回 智解棋局/高春艳居士主讲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