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论语 |第133集|MP3文字|悟道法师主讲

  • A+
所属分类:每日论语

每日论语  悟道法师主讲  (第一三三集)  2019/4/4  香港  档名:WD20-037-0133

下载视频下载MP3

诸位同学,大家早上好!我们继续来学习雪庐老人的《论语讲记》,「雍也第六」,「雍也篇」第一章。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吾为你们讲《集释》,很复杂。我们提倡《论语》,如今略有推动了。《论语集释》,这一部书自汉朝到清代的注解都有收集」,《论语集释》收集从汉朝到清朝每一个朝代的注解,把它收集在一起,所以叫《集释》。那注解就很多了,注解当中有好有坏。「好坏你们不知道」,雪庐老人给大家讲,我们现代人看到这些注解,哪个注解好,哪个注解不好,这个注解有对的、有错的,我们不知道。「必须有相当学问才能明辨」,这个要有相当高深的学问才能明了,辨别好坏。「因为必须懂才能辨别好坏。」就是要懂,不懂他就没有办法辨别了。「国家十年前,为了礼貌运动,曾经印过一次《论语》的注解,是今人所编的」,国家也曾经印过一次《论语注解》,那是现代人所编的。「程氏若处在今日,也不会收集今人的注解。」《论语集释》这个收集的人,他不会收现代人的注解。因为现代人注解,注解偏差错误的太多了。「民国以后,尤其是五四运动以后的注解更不可看,多为名利,糟蹋好好的文化。」这是雪庐老人很慈悲给我们指点,我们看《论语》的注解,就是民国五四运动以前的可以看,五四运动以后的注解更不可以看,多是为名为利,把好好的文化糟蹋掉了。「看古注头痛,但是心不痛。」看古代注解看不懂头很痛,但是心不痛;看到现在的注解乱注一通,那是心痛,好像看懂了,但是都注错了。

「吾没有讲前,你光是看《集释》,他为什么要如此注?用意在哪里?再听吾讲,研究吾为什么要如此讲?自己心中有印象,增加力量,这样才是你自己的。要常求自己学问的独立。朝闻道有把握,则夕死可矣。」雪庐老人劝大家,他还没有讲《论语》之前你先看《集释》,《集释》里面收集的,比如说一章书里面《集释》各种注解,各种注解为什么要这样注?用意在哪里?看了《集释》,然后再听雪庐老人他讲;听了他讲,再研究雪庐老人为什么要这样讲(如此讲)?这样做个对照,自己心中印象就深刻了,会增加我们学习、深入《论语》这个力量,这样才是自己的学问。所以雪庐老人鼓励大家要自己能独立做学问。

「这一章原来是两章,宋人合为一章,这是宋儒的毛病。」这里又是举出宋朝的大儒跟宋以前的就不一样了,原来以前是两章,他把它合成一章,这个也是毛病。「后来有五四运动的灾难,胡适造的罪很大。日本的明治维新,走上霸道的路,后来挨原子弹,但是没有亡国,因为日本尊重孔子,没有破坏文化。中国虽然没有挨原子弹,却逃难到台湾,五四运动时拆庙破坏中国文化,所以有今日的地步。《中庸》云,善、不善,必先知之。」这一段雪庐老人给我们讲,我们民国时期有五四运动的灾难,当时胡适他造的罪业很大,后来到台湾来了。他造罪业破坏中国传统文化,这个罪过造得很大。但是现代人颠倒,还给他纪念,还赞叹。举出日本明治维新,他也有改革,但是他走上霸道的路,不是走王道,后来挨了原子弹,但是没有亡国,因为日本人他还尊重孔子,没有破坏中国这个文化。中国虽然没有挨原子弹,却逃难到台湾,这个因果就是五四运动造的。五四运动那个时候拆庙,破坏中国文化,才会有今天的地步。所以雪庐老人举出《中庸》云,善、不善,看他造的因善不善,那就必定会先知道后面的结果好不好。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雍,冉雍,字仲弓。南面,普通是指王者、诸侯的称呼。例如佞从前不是仅有坏的意思,而是指口才好,后来才沿用为坏人的称呼。从前国家的机关、庙宇都是坐北朝南,因为我们在北半球看影子而知道时辰,像立竿见影一般。大小机关,凡从政的人,都是坐北朝南。人道敏政,政治是维持社会必要的条件,所以南面泛指能办政治的人,仲弓雍容大雅,办政治不只是能力而已,还须要雍容,临之以庄则敬」。

「这句不一定是当着仲弓的面说」,不一定是当他的面前讲的,「宋儒多事,以为孔子是当着面对仲弓说。」这个又是宋儒他自己想的。

『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为什么孔子说可以?因为简。」简单。「中国自古以来的政治,都是政简刑轻」,政治条例简单明了、不复杂,刑罚很轻。「若是太复杂,人们不懂得,容易犯罪」,不是故意的,太多了,不知道,所以就容易犯罪了;简单那就不会,大家都知道。「法律不崇尚重罚,大罪才要重罚。如果政简,很少人会犯上作乱。」政策简单明了,就很少人会犯错;太复杂容易犯错,因为不知道,太多了。「从前以教育为根本,不教而用等于是杀人。所以孔子云,这个人办事简单明了,可以为政。」

「学佛讲究大开圆解,要七方面讲得透辟,吾今只说一面,一来是时间不允许,再来是为初学只可说一面,说二种就不懂了,虽然简单也必须圆讲」。

『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仲弓又说:居敬而行简,一就自己来说,一就推动政治于人来说。」一方面是对自己来讲,一方面是从推动政治来讲的。「要是自己办事,要敬,推行出去使大家办,要简。敬,办事不苟且,敬事而信,比如上课按钟点上下课,替人办事,办到十分就是敬。应办的事,一丝一厘不许错这就是敬。自己敬事一丝不苟且,又不错,对百姓时,一领导百姓就能上道,这样不是很好吗?若自己办事简单,推行也简单,那太简了,过犹不及。」所以自己办事要仔细,推行、推出去要简单,这样才不会超过或不及。「孔子说:这样讲是对的」。

「子桑伯子,唐以前古注,释文引《郑注》:子桑,秦大夫。《皇疏》引虞喜云:《说苑》曰:孔子见伯子,从前人见客都必须衣冠整齐,有公事、有功名要穿官服,一般穿长袍,可以借穿,这是礼。子桑伯子不衣冠而处,孔子没有说话,孔子的弟子说话了:夫子为什么要见这个人呢?曰:其质美而无文,这个人本质好,外表的礼仪略有简陋」,我们现在话讲,比较不修边幅,那些小细节他就比较不重视。「我与他见面,想引导他学礼仪。」孔子就是希望他能学礼仪。「孔子离去后,子桑伯子的门人也不悦地说:您为什么要见孔子?曰:其质美而文繁,吾欲说而去其文。故曰:文质修者谓之君子,有质而无文谓之易野,子桑伯子易野,欲同人道于牛马。欲同人道于牛马,《孔子家语》没有这句文,而《集注》误以为是孔子说的。这句话是出自《说苑》而不是《家语》,是刘向所说,不是夫子之言。」这句话不是《孔子家语》的,不是孔子讲的,那是刘向讲的。「宋儒妄作聪明,孔子没有骂人,若相信这句话(是孔子讲的),那孔子可以骂人,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所以这里雪庐老人特别给我们举出来,这句话不是孔子讲的。

「吾说这个意思,要知道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不可一知半解就去为人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我们人有一个忧患的地方就是喜欢做人家的老师,自己也没真懂就想做人的老师,这个叫好为人师,这个是人的大患。「你们必须谨慎,总之要勿妄言、勿轻信。」这个劝我们自己要谨慎,总之不要随便讲,也不要轻易相信人家妄言、乱讲的。「吾讲一段,都要预备多少工夫。」雪庐老人讲一段经书,他预备很多工夫,各种考证、深入、对照、研究,工夫花得很多。所以我们现在读到雪庐老人讲的,我们听起来讲得简单,但是他花了很多工夫。我们要从这里深深体会。

「发明,自己去看,对你们有益处。」发明,它的义理请我们自己去看,对我们都有利益。

好,这一章书我们就学习到这里。祝大家福慧增长,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