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论语 |第112集|MP3文字|悟道法师主讲|华藏净宗学会

  • A+
所属分类:每日论语

每日论语  悟道法师主讲  (第一一二集)  2019/3/14  澳洲  檔名:WD20-037-0112

MP3下载

诸位同学,大家早上好!我们继续来学习雪庐老人的《论语讲记》,「公冶长篇」第十章。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上一回比较子贡、颜回那一段,特别重要,要注意!」雪庐老人在讲这段先提醒我们,上一章第九章比较颜回、子贡,那一段话特别重要,要我们特别注意。「这一篇多谈孔子弟子,比较复杂。」这一篇都是谈到孔子的学生,比较复杂、比较多。

「(考异)列与各种不同的版本,不是谁对谁错,字的写法不同而已,我们知道就可以了,不必执着。不必看了其他的本子就反对这个本子。」这里是讲到考异,考证,异是不同的,列出各种不同的版本,《论语》这个注解不是谁对谁错,有时候那个字的写法不同,我们知道就可以了,就不必执着,也不必看了其他本子就反对这个本子。

「宰予昼寝,昼,有说画字。」画这个字下面是个田字,昼是个日,日月的日,所以这个地方讲昼寝,也有说画寝,书画,画这个字。「昼是白天」,我们一般讲昼夜,昼是指白天。「画,刻画」,雕刻画画,这是画。「寝就是卧睡、休息都是寝。粪土,屋内的秽尘,或是废弃的物品,都可以说是粪土,扫地、扫除也可以说是粪。」现在的话讲「拉积」,或者讲垃圾。「杇有污、圬等的写法。」这个杇这里是一个木字旁,另外的写法有三点水,有土字旁,这里是木字旁。写法不一样都念污,污秽这个污,现在用三点水这个比较多。「镘也,或镘物」,这个镘就是抹墙用的工具,好像泥水匠抹墙用的工具,镘物。

『宰予昼寝。』「宰予,孔门四科中的言语科大哲,予为名」,予这个字是他的名,「字是我。古人长辈对晚辈称名,平辈不能称名,日本有名无字,中国自古都有名有字。男子二十加冠起字,朋友见面称字。从前没有加冠都可以称童子。」这是古礼,男子二十岁加冠就戴帽子,举行成人礼,这就要起一个字号了,朋友见面就称他的字,就不再称他的名。没有加冠以前,就是二十岁以前都可以称童子,可以称名。成年人就要尊重他,不能再称他的名,一般人称他的字,只有父母、师长一生称他的名。「论语这本书有说是曾子、有子弟子所集的,对老师连字也不称,有考异说是到子思时才编辑的。」也有考证不同的数据,说是到子思那个时候才编辑这个《论语》。「这一章称宰予,晚辈不可称长辈的名,这里为何称宰我的名?这是一疑。」这是一个疑问。「古人的书,一字一句不可轻过」,不可以轻易看过。「诗文都是如此」,诗的文章也都是如此,每个字每句不可以轻易看过去。「心粗气浮者,才以为没问题」,这个不能粗心大意看过。「你们后来必须独立,必须具备眼力,不可有傲心。」这个也非常重要,不可以有傲慢的心理。

「昼寝,梁武帝开始作画寝。」梁武帝那个时候开始作画寝,这是一个说法。「先说昼寝,白天上屋里睡觉,丛林午饭后不许午睡,因为白天必须有振奋的气概,所以不许睡觉。宰予是贤人,白天睡觉,有说是进入寝室中休息。昔日再好的至亲至友,都必须在大门之内,二门之外的客屋,不许到里间的」。不许到里面这个房间的。「从前人们白天一出寝室,除非有特别事,便不许到寝室,入寝室就是偷懒,是不对的。所以梁武帝说是画寝,以为宰我不致昼寝。」梁武帝说是画,以为宰我他不至于白天跑去睡觉。「有一出晋剧豫让桥,演豫让刺赵简子,豫让在厕所中以镘袭击赵简子。金谷园的厕所极其奢华,而且以枣塞鼻」,把鼻子塞住,用吃的枣塞在鼻子,在上厕所,那是很奢侈的意思。「王敦却以为在厕所吃枣」,不是在厕所吃枣,枣塞住鼻子比较不会闻到厕所的臭味。「梁武帝以为寝室雕画,太奢侈,所以孔子不以为然。」这是梁武帝的解释,他以为在寝室里面雕刻画画太奢侈了,所以孔子不以为然。这是梁武帝的解释。

「另外有第二种注解是学佛者所注,所学不同,胸襟就有不同。」他学的方面不一样了,他的胸襟就不同,就不一样了。

「今以昼寝而言」,现在我们以昼寝这样来讲,「不管睡觉,或入内休息,都不可以,因为什么地处就有什么地处的功用。」寝室那当然是睡觉的地方,那白天进去寝室,那不是要休息吗?或者去偷懒。

『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烂木头不能雕刻了。」

「粪土之墙,不可杇也。时间久了,墙皮(墙壁)坏掉了,不能再镘杇修饰了。」你用抹墙的工具修饰也没办法了,「必须换新的。」

「于予与何诛?宰予,我怎么责备你?白天不可睡,没有振奋之气。」

「皇疏引慧琳公云,宰予见时后学之徒,将有懈废之心,故假昼寝以发夫子切磋之教。这是佛学派的注子。」这里又举出《皇疏》,《皇疏》这个注解引慧琳公来解释这一段。他的解释说,宰予看到后学这些学徒有懈怠荒废之心,所以他去表演白天睡觉,让孔夫子来开示。现在我们佛门讲开示,这里讲切磋、赐教,雪庐老人讲这是佛学派的注子。这是属于这方面的一种注解、一种解释。

「范宁也说:托夫弊迹以为发起,盖与论短丧同志意。此贤者牖世之心,可谓苦矣。」这个讲法也有相似之处,跟上面那个注解也有相似之处。

『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这一段比上一段温和,这段和与前段若连贯,为何又加子曰?」就是这段比上一段,语气上比较温和了。这段和与前段,就是跟前段如果是连贯的,这当中为什么又加子曰?「我们若不察觉,便是眼力不行。又有人说,这不是一时之说,故又加子曰,哪一种说法对,吾不决定。」这是两种说法,两种看法,有一种是说这不是同一个时间讲的,另外一个时间讲的,所以加上子曰,又一个开头。当中不同的说法,雪庐老人讲,哪一种说法才对这个他不能决定。

「梁武帝称宰子,慧琳公称贤者,与古来大儒骂贤者相比如何?其中的德性胸襟,就大有差异。你们若能用心就能改脾气。」这也是给我们举出来,这个地方我们要用心,用心去体会这些意思,所以常常来学习,来复习用心体会。特别这一段雪庐老人给我们提醒,「学问深时意气平」,学问深了的确能改脾气。

好,今天这段我们就学习到这里,祝大家福慧增长,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