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论语 |第110集|MP3文字|悟道法师主讲|华藏净宗学会

  • A+
所属分类:每日论语

每日论语  悟道法师主讲  (第一一O集)  2019/3/12  澳洲  檔名:WD20-037-0110

MP3下载

诸位同学,大家早上好。我们继续来学习雪庐老人的《论语讲记》,「公冶长篇」第八章: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你们在此听讲,极不容易,就是为了求学。应当用心听,听后要求能够变气质。礼记说:只闻来学,不闻往教,论语又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不这样就是空来一趟,有如行尸走肉。我们学论语,但求不受共业,不受原子弹的恶果。」这一章书一开头,雪庐老人讲对学《论语》的一个态度,就是要用心来听,听了之后要求能够改变气质。不是这样,我们到人间来是空跑一趟,有如行尸走肉,人一生,这样醉生梦死的过了一生。我们学《论语》就是求不受共业,现在的人都是造恶业,我们学了《论语》就是要求不造恶业,不造恶业就不受共业,不受原子弹的恶果。这原子弹就是现在讲的核子武器,这个世界众生造的业造得严重了,果报就是核子弹的恶果,就是大灾难。共业当中有别业,别人不修,我们自己要修。

「孔子的境界,我们提倡,人家也提倡,但是不同。」这是雪庐老人讲,孔子的境界,我们提倡,别人也提倡,但是这个有不同的地方。「我们没有政治作用(没有政治立场),不为名利。我为利为名吗?」雪庐老人试问的话。「九十多岁的老人寿与禄都有定数了,多吃多穿只是造罪而已。」当时雪庐老人讲《论语》已经九十几岁了。「这种事佛经有说,中国书也有,从前的人都懂,现今的人只知名利,醉生梦死而已。」这是现在人,的确大多数人也都是这样,都是只知道要求名求利,醉生梦死这样过日子,这样而已。「佛陀比孔子固然高,但是孔子的境界我们也不知道,不如道便不可以狂妄荒诞而轻视孔子。」这也是我们要知道的,也要保持这个态度,我们不知道孔子的境界,不知道我们就不要乱批评,而去轻视孔子。那孔子可能也是什么佛菩萨示现的,这个我们不知道,《普门品》里面讲三十二应身,所以都不能轻视。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

「孔子提倡仁,孟武伯问孔子亲近的学生,那个人是仁者。」

「先问老学生:子路仁乎?」说子路他是不是一个仁者?「吾的希望是出人才,不为名利,能够讲,自有天爵,人爵则可以要也可以不要。你们不会说话,会念书才能说话,所谓:念了诗经会说话,念了易经会算卦。易卦如数学,有一定的规矩,手中有掌中经,掐指一算,这不是迷信。」这里雪庐老人讲,他讲《论语》是希望出人才,不为名利。不为名不为利,能够讲自然有天爵,人爵就是人间的名利可以要,也可以不要。要会说话,就是要先会念书才会说话。举出《诗经》,念了《诗经》才会说话,念了《易经》就会算卦。所以易卦如同数学,它有一定的规矩,手中有掌中经,掐指一算,就可以算出什么事情来了,这个不是迷信。

『子曰:不知也。』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路他是仁者吗?「子曰:不知也,」这个不知,「若解释为不知道,就必须掌嘴。」这个很关键的,我们一般可能都会解释为不知道,但是这里这个意思不是不知道。所以雪庐老人讲,若解释为不知道那就必须掌嘴了。「子路为孔子的学生,而且孔子能算卦,境界很高,如何会不知道?」就是孔子他会算卦,而且子路又是孔子的学生,他怎么会不知道?所以这里不能解释为不知道。「你们一个字也不会懂,一字有十几种说法。」这个的确我们现在人是不懂,就是一个字也不懂,因为一个字有十几种的说法,看用在什么地方,它的解释不一样。

「孔子不但会说话,而且会算卦,知道提问者的心理,孔子这样答,知道孟武伯不会满意,所以等孟武伯再问孔子再答。不知也,你问仁,吾无法讲,不甚清楚,这与不知道不同,不清楚是还知道一点。」这个意思就不一样,这是不知,这里就是不是很清楚,不是很清楚还是知道一些。这个跟不知道的意思还是不一样。

『又问。』

「又问,孔子之道,要紧在仁」,仁慈这个仁。「皇侃疏引范宁云:仁道宏远。仁又宽宏又久远,很难讲,来问的人就是不明白仁字」,不明白仁这个字。「若明白,便会问某人仁的境界是如何。颜回三月不违仁,其余的学生日月至焉而已矣。」这颜回三个月他不违背仁,其他的学生就没有像颜回这样。「有人一天想到一次仁,亲近孔子的高足,或许几天有一次想到仁」,这是亲近孔子的。「再其次一点,或许几个月才有一次想到仁。吾以比喻来说明,你们念佛能一心不乱便算是仁了」,举出我们念佛法门,如果我们念到一心不乱就算是有仁。「你们能三月一心不乱吗?」就是念佛念三个月,三个月当中有一心不乱吗?如果三个月当中一心不乱那就有仁了。「台中打方便佛七,佛七当中的工夫如何?没有工夫可说。你们能够三月净念相继吗?你一天当中,净念相继有几时?」这个开示的确非常重要的,特别对我们念佛人很关键,的确我们自己反省反省,我们一天当中二十四小时,有几念是净念?是在念佛。我们一反省就不难发现了,的确没有,可能偶尔有一、二个念佛的念头。其他都是妄念了,不是净念相继。

「注解说:仲由未能有之,不能说子路全有仁。无禅有净土,你们有净土吗?非奖诱之教,故托云不知也。」无禅有净土,就是我们没有参禅有净土,雪庐老人问,我们有净土吗?不是念佛就有净土了,这一定要明白,我们念佛人一定要明白。所以非奖诱之教,故托云不知也。「仁是自己的功夫,不是奖励就能做到。仁是最要紧的一字,必得任重道远。」

「余论,程瑶田论学小记:仁至重至难,故曾子云任重道远,死而后已,没有死不可以说这个人如何,盖棺才可以论定。」

「又问,没有提问什么,不是又问其仁如何,孔子身通六艺,学生还学其他的,孔子答复说某某他的仁没有成功,但是有成功的事情。」仁是个人他自心的功夫境界。孔子答复说,某某他的仁没有成功,还没有达到境界,但是他有做出成功的事情。

『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

孔子讲,「千乘之国(千乘就是大国),政治不长久,有毛病就必须变化,从前是井田制度,八家共同耕作一块公田,后来又发展出兵车。你们别怕干小事,你能指挥十辆兵车吗?别人办不了,你能办得了吗?你能办多少就办多少,没有才干而办事就会害人。千乘之国能出一千辆兵车,为大国,可使治其赋也。赋,出兵车,子路能使大国出兵车而不乱,而且能领兵车作战,所以子路说:子行三军则谁与?加一个可字,便不容易,不知其仁也,至于仁的程度,吾不清楚」,这里没有褒贬的意思。孔子说,子路他可以指挥一千辆的兵车作战,他有这个能力。但是不知其仁也,至于他仁的境界到什么程度,我不清楚。接下来再问第二个:

『求也何如?』

「求也何如,冉求,十大弟子之一,问何如」,先问子路,接着问冉求,「何如便有含蓄的意味,这段仍然是问仁。」这段也是问仁,说冉求他的仁如何?

『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

「宰就是领袖」,我们现在讲领导,他可以当领导。孔子说打仗子路可以,子路行。「政治才能那就是冉求。今日台湾有一位仲由,有一位冉求就行了,但是没有办外交的人也不可以。」这是雪庐老人举出当时在台湾,如果有一位仲由,一位冉求,那这样就可以把这个地方治理得好。但是没有办外交的人才也不可以,也必须要有外交人才。接下来再问:

『赤也何如?』

「孟武伯又问:赤也何如?问公西华」,公西华这个人他的仁又如何?「孔子说:束带立于朝,穿朝服,束起带子,位居朝廷。」

『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可使与宾客言也,四书辨证」,《四书辨证》这个书里面有注解。「宾与客不同,有各国的诸侯、使臣,以及使臣的使臣,地位大的为宾,地位下的为客。宾又有大小的差别,客也是如此,如往生也有九品一般。办外交,重要在于不可结交没有良心的人,像日本、美国的三竖(日本:田中义一、田中角荣。美国:尼克松、卡特、季辛吉),没有眼光,带来全球的祸害,也害了自己。宾客来都是有外交,患难才更需要朋友。公西华能够办外交,大宾小宾,大客小客都能办,也不得了。至于公西华的仁,我也不大清楚。」

「这一章说军事、政治、外交,古时候的读书人看不出来。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有人才,干什么都必须专精一条,否则就是无用的人。」

好,这一章书我们就学习到这个地方,祝大家福慧增长,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