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论语 |第108集|MP3文字|悟道法师主讲|华藏净宗学会

  • A+
所属分类:每日论语

每日论语  悟道法师主讲  (第一O八集)  2019/3/10  澳洲  檔名:WD20-037-0108

MP3下载

诸位同学,大家早上好!我们继续来学习雪庐老人的《论语讲记》,「公冶长篇」第六章。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这种讲法,有利你们自己看书。从前人不会、看不懂的,有人可以问,今日若是去问人,只会乱指路,令人误入歧途而已。所以读书要求古人,并不是尊古,因为古人谦虚,今人骄傲,只是我们看不懂而已。一本通则其余的也就通了,不可以行云流水式看过,一章字字都要口到、眼到、心到,另一章也有三到,如此学,力量就大了。若一章含混,读书不能三到,看它十本也一样,纵使书藏满屋,又有何用?比没看好一些,但是没有多大的力量。吾从前不好,受人激刺,在大众面前遭人斥责说你不懂。但是因为家庭教育好,所以还知道要羞耻,反而会用心,暗中用功,人有耻字,也能改悔。你们以后看书,一字也不许轻过,哪一行也不错过,半年就进步了。」以上这一段雪庐老人给我们讲,看书要三到。最好求古人,因为古人是谦虚,所以看古注;现在人不懂得谦虚,所以现在人的注解,比较有问题。怎么读书?读书的原则,三到:口到、眼到、心到,每一章、每一字都要仔细看过,不能行云流水这样看过,这样就没有多大力量了。如果能够三到这样看,能这样用功,一字一行都不错过,半年就会有进步,就是有用心了,用心在这个上面,那就不一样了,这一点也是我们要学习的。这是这一章雪庐老人一开头的一段话,也非常重要。

『子使漆雕开仕』,「孔子派漆雕开仕,漆雕开原作漆雕启」,启,开启这个启古代右边没有攵字旁,只有左边这个。「启古作启,君主时代为了避国君的名讳,汉景帝名启,汉以后为了避景帝的名讳,所以把启改成开」,把开启的启改成开。「为什么要这样呢?从前人取名字都要避常见的字,因为子女不许书写父母的姓名,恭敬父母的缘故。昔日接家书要跪读,回复信时也要书写跪读,君臣为五伦之一,有如父子,子不言父名,后人念孔子的名要念成孔某。看京剧便可以知道,京剧都是脱胎于经书;例如太监来,要接旨,跪读,谢恩;行礼如仪后,要说公事在身,不敢久留。看朋友信,叫拜读,彼此恭敬,礼尚往来。」

「你们学佛知道佛法有宗派,孔子的弟子也传授各自的长处,像子游、子夏传诗,各有所传,各有专长。孔子曾为鲁司寇,虽然后来不干,也是一位老绅士,说话有分量。」

「凡人都必须做个有用的人,替人办事,人才有三等:上等为领袖,中等受支配做辅佐,下等的守规矩,不可以看不起守规矩的人才,否则国家必定乱。其余的就不能称才了,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若是去破坏人,那便是坏才。你们不能批评人,只须要自己管好自己,孔子说谁毁谁誉,盖棺才能论定,莫要批评人。」

『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孔子叫漆雕开他去做官,「漆雕开回答说(和老师说话要用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吾为错字,的确是错」,这个地方吾这个字雪庐老人举出来是错字,「可以参考《过庭录》」。「所以从前人说读书一字不放过。今人可以称你怎么样、我怎么样,古人不允许」,古代那个时候不允许,「对老师都要自称名,不能称吾」,称自己的名。「吾是启的错误」,启古代作右边没有攵字旁的启,「误为吾」,这是误写了,写成吾字,「《集释》的考异有详细的考证」,在《集释》对这个字有详细的一个考证。

「斯,指为仕之事,叫我出去做官,我自己不相信自己,怕办不了」,这个是漆雕开他自己怕当了官,事情办不好。孔子叫他去做官,他回答孔子,说他恐怕自己办不了。「常人一听有官做,不会也应好,会也应好,因为在家千日,不如一日为官。」平常人一听到有官做,不会做他也答应好,要去做官;会的也答应好,会不会都会答应,这是一般人。因为在家千日,不如一日为官,都喜欢当官,这种意愿漆雕开就跟一般人不一样。

『子说』,「孔子一听,不错,这个学生很诚实」。

「考证:按,韩非子儒分为八,学什么学问,都可以分门别类,全学会那更好。」「怕办不到」,没有办法学太多,「就要选择一门深入,其余再学,就比较容易学」,这个也是做学问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我们没有办法同时学太多,办不到,要选择先一门深入,这一门学好了,再学其他的,就比较容易。「学问往下用功,有了著作,深入哪一门,把个人平生这种心得写出来,能流传千古,后人批评不倒,就足够了。」真正有深入一门学问,把个人平生深入的心得写出来,能够流传千古,以后的人批评不倒,那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可以了。「若是著作等身,都是东拉西扯,都是前人说过的,有如杂菜汤,那就害人。会做的才做,不可冒充明公。」自己真有东西才写著作,不能这里抄一点、那里抄一点,东拉西扯,好像杂菜汤一样,好像自己都很通达、明了,这个会害人。会做才做,不可以冒充明公,自己不明白,冒充得全部都明白了,这个不可以。

「《集解》:郑曰,子说是善其志道深也。」《论语》《集解》这个注解举出郑曰,子说是善其志道深也,「这个讲法比较稳当,是什么意义呢?你们想想」。雪庐老人也是给我们自己去参了,参这个意思。那读书自己参,自己悟出来的,那就是自己的了。听别人讲,可能耳边风,没听进去,就没有什么受用。所以过去祖师大德,世出世间的学问,老师常常会留一些空间给学生自己去悟。这也是教学很重要的一个方式。

「余论:王船山胡乱扯一套,可以不必看。」余论,王船山解释的那是乱扯,可以不看。雪庐老人给我们举出来。所以看《论语》的注解也是大学问,没有雪庐老人给我们指点,实在讲我们自己看也不会选择,往往就看错了。这个非常重要!

好,今天我们这章书学习到这里,祝大家福慧增长,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