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论语 |第60集|MP3文字|悟道法师主讲|华藏净宗学会

  • A+
所属分类:每日论语

每日论语  悟道法师主讲  (第六十集)  2019/1/21  台湾华藏净宗学会  档名:WD20-037-0060

MP3下载

诸位同学,大家早上好!我们继续来学习雪庐老人的《论语讲记》,「八佾篇」第十一章。

【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凡争执大的章节,有作讲义解释;没有争议的,便不作讲义。另外有注重考据的章节,吾也不费事考据,因为讲的听的都难,初学的人没有这个眼力,而且对于实用也未必有益。」这章一开始,雪庐老人这段话给我们交代,他讲解《论语》,自古以来争执比较大的章节,就是有争议的章节,雪庐老人他有做讲义来分析、来解释;没有争议的,便不做讲义。没有争议,就不再特别做讲义;有争议的才要特别做讲义,才去解释、分析各家的说法。另外有注重考据的章节,雪庐老人他也不会去考据。因为考据这方面的学问,讲的听的都有困难,特别初学的人没有这个眼力,而且对于实际生活上的用途也未必有帮助。未必有益之,也没有帮助,学的这些他在生活上也不实用,意思就是不实用、不切实际。所以雪庐老人他也就没有再花时间去考据这些事情。这段雪庐老人首先给我们交代。

下面接着讲,「例如孔子对于夏殷的礼,都能说,但是因为文献不足够证明,也没有办法。」孔子对于夏殷的礼,他也能说,但是文献不足。文献不足就是实际上一些证据不足,那也没有办法。「读书必须注意这一点,不宜呆板。」雪庐老人特别给我们点出来,我们读书必须注意到这一点,不可以呆板的。「禘的意义,我们不能清楚知道其中用意,只好随从古人的说法,不敢强作主张。」就是禘这个意思,我们不能够很清楚知道其中它是什么用意,所以只好随从古人注解的说法。雪庐老人讲,我们也不敢强作主张,不敢有自己的主张、看法。

『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有人问孔子,「禘礼是怎么个办法?」要办禘礼要怎么办?孔子回答:「不知也。」他说我不知道。「孔子懂」,他不是不懂,「却不能答复,因为问的人不够程度的缘故,因为祭祀的人就不懂禘礼」。主持祭祀的人本身就不懂禘礼,所以孔子回答不知,他也不知道。

『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若知道禘礼是怎么个办法,那对于天下就像这个(记者说:指其掌)。示表示,摆在眼前。」

『指其掌。』「指掌是什么意思?一般而言是容易。」若一般来讲,指掌当容易讲。「这一章不是如此解。」但这章书不是这样的解释,不是一般的解释。「孔子自己说不知也」,孔子自己都说他不知道,「后人怎能说知禘礼便能治天下?这种说法不可跟从」。孔子他都说不知道,以后的人他怎么能够说知道禘礼就能够治天下?这种说法我们不可以跟从,这是雪庐老人给我们提出来了。所以我们读了雪庐老人的《论语讲记》,再去看自古以来各家的注解,就知道它对在哪里,有问题的在什么地方了,我们就有这个眼光可以去辨别。

「祭的人连礼器都不懂,何况是禘礼!什么礼器有什么用途,分量如何,都有一定。」什么样的礼器,叫什么名称,它是什么用途,它的分量有多少,都有它一定的。祭的人都不懂,那何况其他的,何况是禘礼?「只要牢牢记住就可以了,不必妄作聪明,不知而强作注解。」这一句也非常重要,雪庐老人特别给我们提示,我们记住就可以了,也不必要妄作聪明,不知道而勉强去给它做个注解。你看孔子他都说不知道了,我们再去给它强加以注解,那这个就不必要了。

好,这一章我们就学习到这里。祝大家福慧增长,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