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礼举要讲录》李炳南教授编述 台中莲社印行

  • A+
所属分类:电子书

常礼举要讲录 李炳南教授编述 台中莲社印行

PDF下载

目录

(子)居家

(丑)在校(略)

(寅)处世

(卯)聚餐

(辰)出门

(巳)访人

(午)会客

(未)旅行

(申)对众

(酉) 馈赠

(戌)庆吊

(亥)称呼

 

缘起

礼节这件事,在人群中,是绝不能少的;就是极野蛮的民族,亦有他们的一套礼节。人与人交通感情,事与事维持秩序,国与国保持常态,皆是礼节从中周旋的力量。

自从一般人,不察实际,好奇务怪,起来反对礼教,硬说礼教是吃人的猛兽,主张把他打倒以后,大家就对礼节,存了轻视的心理,自己不去做,也不肯再去教导子弟。这个问题,并不简单,绝不是中国人单独的问题。行得通,行不通,却也不敢断定了!但是现在还是行不通。

请看今天客来了,明天访客去,这里来馈赠,那里请聚餐,东街庆吊,西街开会。仔细一考查,还是把那些礼节,一套跟着一套的排演。有人说这些事没有学过,谁能晓得。

那怕你不晓得,你只管不去做,过后请去听吧!七言八语,讪笑讥诮,丝毫不客气的,都发表出来了。什么某人岂有此理,未曾受过教育、没有常识、粗卑不堪、不近人情、没见过场面、真讨厌、极可笑、远着他、少来往,一连串的这些名词,就都给你加在头上。你的前途,一切一切,也怕因此受到影响!

再看那些反对礼教的人,见了比他地位高的人,他也是脱帽鞠躬;见了外国人,也是去拉手;不经通报,你直跑进他的房里去,他也是不高兴;他送你东西,你不说谢谢,他也是不痛快。这真矛盾,为什么他嘴里反对礼教,他还去拘泥这些形迹呢?可见他们是空倡怪论,自己也不能实行,专去欺骗他人,尤其是欺骗天真烂漫的青年人。深刻一点说,简直是损害青年人的社会事业发展!

我是在社会里碰过壁的人,也是吃过无限亏的人。知道没有礼节,万事行不通。我深恐青年同胞,不懂礼节,也免不了到处碰壁吃亏,特意检出通常用的几条来,贡献给大家,做个参考。要知礼节是不妨人的美德,是恭敬人的善行,也是自己一种光荣的徽章,是必要通达的!      编者谨识


子、居家

 

「第一、为人子不晏起, 衣被自己整理, 晨昏必定省。」

 

一个人要不妨碍人,自己得有团队精神,自己能振作、能控制。早晨谁不愿意多睡几个钟头?「不晏起」,是指一定的钟点就得起来。我到这里多少年了,春夏秋冬我都自己整理被子帐子。

 

以前家里有人,我还是自己整理,我来到这里也是一样,可是现在老了,迭棉被就很费事了。所以说衣被自己整理,到军队还是教你这样。

 

我们到一个地处就要处理这个环境,使之井井有条、整整齐齐。我有一个毛病,譬如东西未放定位,我一看那个样子,就必须整理才出门,我都让这些东西有一定位次。你把这个练习成了,功课也一定能做,念佛也一定一心,也能往生,你乱七八糟,一切随随便便,连点整齐没有,这能行吗?

 

从前内地商店,商品都有一定位子,你不信可以去问老辈的人。门口写的牌子就跟标语似的,果真是童叟无欺,就写上大字「童叟无欺」!还有一个,就是物归原处,在商店里头你要拿某样东西,拿那里就放那里,假如你从这里拿到那里,再找就找不到了。东西藏在那里,一百年也不会消失,它不会长翅膀,它上那儿去了?找不到东西,没这个道理。

 

为人子的起床后,整理衣被完,先见父母、早晨看父母起来了吗?晚上临睡觉,先到父母处,看父母再回去睡觉,这就是定省,日久天长就习以为常了,不必教孝啊﹗

 

「第二、为人子坐不中席、行不中道。」

 

古时候原来就是在地下铺上席,当中这一段供客,主人或在前头或在旁边。为人子者不能坐在当中,这是恭敬客人的地处,没客人也不能在那里坐着,即使没客人来,家里还有主人呢!就是家里的主人家长,都不待在那里坐着,位子是虚着。你坐在那里,你是要当客人吗?台湾旧式的房子当中有一张方桌,旁边两把椅子,这是平素摆设。要是吃饭,把椅子架开、六个人一桌,后头这两个是当中,旁边那两个是两旁在左右,这是方桌。圆桌要看摆的缝子,这很讲究!从前客厅摆设是一个弓字形,为人子的就坐在两旁。庙里讲经的人,穿衣打坐在正当中,在那里讲开示。

 

行不中道,祭祀时,上台子是在这边上在那边下,没见在正当中走的呀!为人子的就是在学生地位上,不能在当中走。进去大门、二门,不在中央走,在旁边走,这是规矩。从前连正门都不走,你上庙里去不走正当中。

 

这个你学了得记住,但是你会了不许你教人,去教你的子弟去。为什么现在不许你教人呢?因为现在不兴这一套了。有人说,现在人见了长辈,是用叫的:「喂、喂,你这个老头子上那里去呀?」现在兴这个!你讲这个常礼不合潮流。你要讲这个就是找倒霉。你会了不许也不能教人,我把话说明白,你自己做,做

得对不对也不必教别人说,一切就是自己不行。

 

「第三、为人子出必告、反必面。」

 

这条很要紧,你上外头去,必得向家里老人说,我要上那里去,老人就放心了。「反必面」,在外头办完事回来,先到老人跟前说我回来了,你再上你的屋里去。现在这一条可是特别要紧,为什么呢?你出去了,家里人也不知道,有人找你,老人还到屋里找你!没在家,走了还是没走都不知道,这是不行的。这里头如果出了若干乱子,说话就不好听了。

 

再者,回来也不说,老人也不晓得你回来还是不回来。或者你到外头被扁钻插了一刀,走不动了,或被车子碰伤说不出话来,你姓啥名谁大家都不知道,老人也照顾不到,那你又该倒霉了。

 

你要是出去有说,老人有注意到,到时没有回来,老人会「倚门倚闾」,母亲靠着门等你。怎么等法?钟点一到还不回来,赶紧到你去的地方问去,若是没有在那个地处,又没有再上别的地处,这就出了岔了,赶快找警察,走的路线被警察一查,才知道有个人碰伤了腿已送到医院,父母就可以马上去医院照顾。

 

有人说,给父母这样照顾照顾,与我有什么关连?你倒没关系,你不在乎这个,你父母可不行,他就连饭也不吃,也吃不下。你或可说他不吃饭他该饿死,那我就不能讲了,就不必上这儿来听。那有什么办法?那是合乎现代潮流,我这一套不合乎现代潮流,好潮流吾就随,不好的潮流吾就不随。

 

「第四、长者与物, 须两手奉接。」

 

这里说的「长者」,按着《礼记》上讲,年岁比我们大五岁,或十岁,或加倍,都是长者。今日之下不大讲长者,譬如,大家都是同学,你同学家里的子侄就是你的晚辈。同学里头,也有交情厚与交情薄的。交情厚的,礼可以变通变通,不必过分呆板,过于讲礼倒显得疏远,你要是明白这个就可以从容了。

 

就是比我们年轻,或是同等,他要拿东西来,我们就得双手接,这样没什么不好之处。即使国家对国家也是如此,孟子说,以大事小,以小事大。小国事候大国,这是理所当然,我们的力量抵不住他们嘛!大国为什么要事候小国?仁也!

 

「长者与物,须两手奉接」,不管长者他给你时,他是两手还是一手,他是长者,我们就必须两手接。平辈或晚辈可以通融通融,他要单手,你也可以单手接,可以不必两手接。你要两手接也行,总而言之,恭敬人就好。你要双手接,跟他客气点,他会想:长者就是跟我不一样嘛!他如果聪明或可有点觉悟,无形中受了教育。

 

从前下生以后,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学校教育都是教育,现在都不是教育,情形改变了!有人认为:「你太呆板,太老古板了!」他出此言不一定是坏人,只是没有学习礼,他的心地或许很好只是没有礼貌。

 

有的人很礼貌,他还是坏人呢!譬如王莽,谦恭得不得了,但很坏。他念的书也多,恭敬人也很自然,看不出是假的来。

 

这些变化,你要学这着悟啊!我稍微一讲,你能举一隅而以三隅反,就进步多了。

 

「第五、徐行后长,不疾行先长。」

 

徐行,就是慢慢地散步。徐行后长,慢慢地走在长者后面。徐行后长是对了,难道快行就不后长了?徐行,是没事、逍遥自在地在那里走路,若有紧急事情,你还在后头慢慢悠悠地,那里能行啊!

 

从前某人干什么也不会,只好给人家当差,当差不必本钱也不必学。在临上工有人教他规矩:走路别在主人前头,记住了吗?记住了!你的东西,主人不用,主人的东西你可以用。这个记住了吗?记住了!主人吃东西,你可别先吃,主人吃完了,剩下的你就吃,记住了?记住了!先记住了这三条再去当差。

 

这天主人在路上,家里已准备吃晚饭,当时天黑也没有电灯,家人说:「某某,你提个灯笼,接老爷去。」某人出去,在路上见了主人,手里拿着灯笼,他跑到主人的后头。主人说:「嗨!你上前面去。」不行、不行、不行!怎么说也不行,依规矩是我要在主人后头。主人在前头没灯光,一肚子气。

 

这一天,主人又出去,天晚下雨,家人要他拿伞去接老爷。他拿着伞走着,在路上见了主人,主人没伞,主人说:「你打了伞来,我们一起用吧!」不行、不行!依规矩是你的东西我用,我的东西你不能用啊。鲜事!这是第二回了,怎么没一点悟性!

 

回去后,主人大大不高兴,太太说好话也不行,这一闹出了事情了,小孩子看大人吵嘴就哭了。其他大人赶快哄他吃奶,吃完了,剩下的,这位当差的就跑过去也去吃,为什么呢?主人剩下的嘛!

 

你有要紧事,或者前面有什么障碍,得跑到长者前头去啊!总之,要为长者多考

量。

 

「不疾行先长」,这句顶着上句「徐行后长」,没事时,自己不可往前头跑。不疾行,「疾」是快速的意思。没事时,主人走的慢,你就走的慢。要是有事,主人慢走,你却不能慢慢悠悠地走。

 

「第六、长者立不可坐, 长者来必起立。」

 

不但是长者立不可坐,同辈的也不可坐。譬如办公厅里,同样是课员,他跑到咱们桌上来说话,你在那里坐着,这不礼貌。人家上你这里来就是客,你得在你桌上地处站起来。为什么说这个呢?现在办公厅里,我见了一些并不是如此,今日之下真是什么教育?他即使与你再熟,上你这来,你就得有点表示,再熟也不能熟得无礼,这话对不对啊?除非旁边有位子他坐下,你也坐,这也行!

 

你看看唱戏,先出来的得让后出来的,太太后出来,先生也得「夫人请坐」这样子的。看唱戏,我每星期看一次,我看一次干什么?上学啊!你会说:「你还用上学吗?」我怎么不用上学?孔子说过,你入了坟墓就不上学了,我怎么不上学呢!我有好几个字不认识,我来到台湾才懂得的。长者立不可坐,同事也是一样,人家来我们这里,各人求各人的礼貌。

 

有回袁枚在扬州,扬州的盐商很有钱。这一天作戏,有些人专开有钱人的玩笑,因为他们有「铜臭气」。有人说今天喝酒,高谈阔论要是没有佳作是不能下酒。喝酒,还作诗、作文啊?不能作诗作文,就对「对子」吧!对对子就是故意开有钱人的玩笑。

 

一看门口外的柳树,说「绿柳」,知道他是干盐务的商人对不出来。盐务商人一听是两字的对子,怕出别的对不了,就赶紧说:「我先对上就别找我」,想到柳树上的飞絮,又听说绿要对红,就说:「红絮。」全场的人哈哈大笑。袁枚平时书念得多了,没有也可胡造谣言,袁枚说:「大笑什么?这个有典哩!古人诗你或可忘了,『夕阳斜照桃花岸,落絮飞来一片红。』」大家也不记得是那儿来的诗,其实是袁子才自己造的,古书那里有?

 

大家一听这两句有道理,夕阳是红的、桃花是红的,一照着柳絮,落絮飞来一片

 

红,大家说袁先生你念得书多,就让盐商通过了。盐务大老板脸上沾了光,第二天,一个大元宝就送过去给袁枚,两句就是五十两。

 

从前士农工商,商是最后的。各种商店里,干盐务的商人架子摆得很大,那是大有钱的人。一般商店,你到柜台,在柜台后的人,平时大家坐着。一看有人往柜台来,这一路的掌柜全体站起来。这种情形吾见过。商人四类之末,他还这样!普通礼节人皆知道,这个大家可学着。

 

「第七、不在长者座前踱来踱去。」

 

这一条是说不在长者座前,长者站着谈话则另当别论。例如长者坐着和别人谈话,晚辈不是出去,就是在一旁侍候着,不可在面前走来走去。若在长者前面踱来踱去,那是眼中无人。尤其是从前的年轻人,只要有长者在,不敢踱来踱去。

 

「第八、立不中门, 过门不践门限。」

 

这立不中门,怎么说?在家里不能站在门当中就是了。中门这个地处,不是我们站的,你若站着,别人要走必得从两旁走,这不是明白了嘛!从前讲让路。

 

至于「门限」,现在的房子有些已没有了。两扇门或者有「限挡」,没有限挡则有门限。门限如一道墙,门关了还可跨过去,有限挡着,风也进不去。因门限高出一块来,你站在上头,就是高起一块,这干什么?

 

「第九、立不一足跛,坐勿展脚如箕,睡眠不仰不伏,右卧如弓。」

 

这条得念熟了,与学佛大有关系。为什么大有关系?修净土就是得一心不乱,什么是不乱呢?我说的一套就这样,永远不改变。我今天做什么功课,到临死断气的功夫也是这样,就能往生。现在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你的心里就乱七八糟,有乱七八糟的心,就有乱七八糟的事。

 

你看,演戏表演的都是整整齐齐,一点也不会乱七八糟。咱们看唱戏,光看台前表演那一套,错一点也不行。譬如用手指物,是用一个指头,你却用两个,这就不行。

 

到后台去更不得了, 后台规矩可大了,谁在那里坐着,都有一定的规矩。人家那些东西在那些箱子里,丝毫不错。所以人家唱戏一上场,什么都整整齐齐,没有错的时候。咱什么时候能学到唱戏的规矩?谈何容易!古人云:「十年可以出一个秀才、甚至出一个举人,但十年出不了一个戏子」。

 

「立不一足跛」,站立时,别叫一只脚残废了,站着别跟残废似的。一个人在屋里那可不管,孔子他在屋里怎么站呢?不知道,咱不必说。可是孔子自己在居家,《论语》有记载是「夭夭如也」,意思是不必呆呆板板地,很自然地。后来的宋儒,必得道貌岸然那个样子。所以外头有人说你是「书生」,你把书给读「生」了,这个样子吾也不赞成。即使与同事谈话站着,两脚也要直直地,不是立正,就是稍息,像在众人面前表演,不敢随便。若一只腿撑着身子就太随便,表示不恭敬。《礼记》开头前三条是「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身、口、意都要求敬。

 

在清朝时,头发梳辫子,到了夏天把拖在后头的辫子盘起来,叫盘辫子,因为天气热的缘故。上街去,忽然看见朋友,要赶紧放下来。衣冠身体一切都整整齐齐了,这并不表示自己是什么人,而是恭敬人。

 

从前有一位不懂规矩的候补官,夏天时去见巡抚,规定是不许拿扇子。候补官见到抚台大人,当时天气很热,又穿了一身衣裳,又不能脱,他偷偷地拿扇子来搧。这位抚台大人也不好,有点做作,候补官也失了礼。

 

当侍者端茶给客人,抚台看他在那里搧,说:「你老兄天气热,帽子摘下,可以凉一凉。」

 

候补官说:「好、好、好」,就摘下来了。这人还不觉悟,还在那里搧。

 

巡抚说:「天气太热,你宽宽衣服!」

 

依规矩必得穿着外套才对得起人,抚台在这里啊!

 

候补官说:「好、好、好」。又脱下了大衣。

 

这时巡抚说:「喝茶!」

 

这是官场的规矩||「端茶送客」。主人一嚷喝茶,门口侍候者就打起帘子来喊:「送客」。

 

当大官的只要站起来就行了,站起来就往里头走。候补官他在这里,还不走吗?一喊送客,这位候补官又拿帽子又拿衣服,外头还有轿子,这样子如何上轿?

 

「坐勿展脚如箕」,这一句是现代的讲法,《礼记》那时不是这样坐着的,那时是榻榻米。现在人不坐榻榻米,是坐椅子,把两条腿伸出去,跟畚箕似的。别的人走着走着,不够细心的人,他就会被你绊倒。

 

只要是公共地方,你不能把两个腿伸出来,也不能盘腿,因为怕妨碍人。譬如坐火车,我在这里坐着,伸着腿,人家靠窗子,就会说:「先生,把你的腿往里头收收吧!」怎么了?我妨碍人我怎么感觉不出来?人家妨碍你,你心里感觉怎么样呢?那样我会不高兴。你不高兴,人家也不高兴,还不是一样。这个得练习,练习不妨碍人。有些老油子,看你不规矩伸着腿,假装没看见,故意往前一踢,你「啊」一下子,这要怨谁!

 

「睡眠不仰不伏」,古人说「寝不尸」,死的人都是仰着。睡觉时,仰着睡多是张口呼吸,什么都吸进去,活不久。不但不仰,也不伏,不能趴着睡,形式不规矩且也不卫生。必得如佛家右卧如弓,练武术的人懂得这个。

 

「右卧如弓」,腿稍稍往前弯,弓形似的。练武的人都是左手搭胯,右手托腮,古人讲卫生的讲究这个。右手托腮是什么用意呢?你常常摸嘴,嘴就往这里来。从前食大鸦片的,必得右手托腮这样子吃,过一阵子他再换换,把烟斗放在腮这里,他来回放,如果只一个架式,这个嘴就歪了。

 

睡觉这一托就大有关系,佛家叫「狮子卧」,卧佛都是右手托在右腮。这个样子呼吸不必张开嘴,只用鼻子,叫做龟息。龟最少活一千年,你不能活一千年,但是龟息可以活很大年纪。所以讲卫生的人,讲究龟息,大家可以练练。

 

「第十、同桌吃饭, 不另备美食独啖。」

 

在家或是公共地方,都是若干人同桌吃饭,预备什么饭就吃什么饭。同桌吃饭,不能有「我吃不来,我预备自己吃」的观念。同桌吃饭,你不吃菜没关系,若独吃美食,很不好看。咱们吃素的,这又例外,譬如我吃长素,外头人不知道,我不说他也不做素菜,就把荤菜夹在我跟前,我不吃就是了,放在那里,把菜偷偷地放一边,模模糊糊地,什么都过了去。

 

同仁们有人办宴席,知道某人吃素,预备两个素菜,这时我还是谦让,请大家同吃。那些吃荤的,有燕窝、鱼刺、熊掌,吃得还不够,你这里只两盘青菜豆腐,何必还来吃你这个?就有这种不开窍的人,我见的不只一个。他嘴里吃的油腻腻地,这里吃、那里吃,连你这里的素菜他也不放过。这种人我绝对原谅,因他根本没有这种教育。有教育的人,让他吃也不吃。吃荤菜的人,就别吃人家的素菜。到荤菜的地方去吃素,就马马虎虎、敷衍敷衍,应酬嘛!也不必跟人家要素菜。出去吃饭是一种礼节,行礼后,回家再吃饱。

 

「第十一、不挑剔食之美恶。」

 

这一条不仅是在外头同桌吃饭要如此,在家庭里头也是如此,跟熟人吃饭也是如此!吃这顿饭嫌不好,你不好那要叫谁吃呢?这个我不吃,那就你们吃吧,理上讲得过去吗?不好的叫他们吃,好的我自己吃,这个讲不通,所以是不能挑剔。

 

在家庭里也不能挑剔,除非你自己做主,你是主人,今天吃什么菜,你自己说,厨房替你做,这就谈不到挑剔二字了。你不做主人就没有挑剔权,不好也得吃。我家里是大家庭,小时候,什么时候吃什么菜,呆呆板板地跟法律一样。我最讨厌的几个东西,如夏天吃金瓜,七月间用小白菜炒饭,这是我最讨厌的两条。那个时候是同桌吃饭,我不大动这两样饭菜。年轻时还说实话,说:「唉!我不愿吃这个」。家里平常向来习惯是两天吃两次,但是有这一句话就行了,明明这两天要换新的,到了时候金瓜连着四天也不变。那个小白菜炒饭,我嘴里念得很熟,也连吃了十天。老人做的,你不吃就饿着。

 

「第十二、食时不叹, 不训斥子弟。」

 

在家里或外头吃饭时,不许有「哎」这种语气,这是大毛病。在外头请你作客,想到了别的事,并不是为这个,也不许「哎」。给主人看到,他会误会啊!现在吃饭讲卫生,古时候吃饭不大讲究卫生,讲究欢喜,所以不许看书。从前我吃饭时,拿一本书看。老人不管我时,我就看书,管我时就不敢看。吃饭以后也不许看书,因胃不易消化,所以不许用心,这个大家记住,与卫生也有关系。《红楼梦》中也有吃饭以后一点钟以内不喝茶。

 

再者「不训斥子弟」,以前大家庭中食时训斥子弟情形很多,现在小家庭就不敢训斥子弟,求子弟不训斥父母就万幸了。现在或可还有几个家庭吃饭的功夫不干别的,却开起检讨会来教训孩子,我到亲戚家也看过这种情形。孩子放下筷子听训,家长训示的声音愈来愈大,小孩子哭了,家长大声说:「还不吃」!结果一桌饭有的哭,有的吃,那就是作病。哭就不能吃,吃就不能哭,所以是不能教训子弟。

 

从前佛教丛林,吃饭实实在在。灵山寺当家师在的时候,还是用鼓山打佛七过堂的办法。现在也不那样了,不进步有什么办法呢?

  • 义工微信号 q3139239
  • weinxin
  • 微信公众平台
  • weinxin
净土大经科注第五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